法稅真改革 良心救台灣(五)—保障宗教自由 國際嚴禁政府以稅迫害
【文/李樹】 2020/07/25

▲前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OSCE)代表暨義大利宗教社會學家−新興宗教研究中心創辦人Dr. Massimo Introvigne透過影片表達對太極門案的關心。
前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Organization for Security and Cooperation in Europe, OSCE)代表馬西莫內特羅維尼(Dr. Massimo Introvigne)指出,「根據美國最高法院和歐洲人權法院判決的精神所下的定義,宗教自由的基石之一是給予宗教和心靈組織的贈禮是不徵稅的。」他是義大利宗教社會學家暨新興宗教研究中心創辦人,2011年曾於打擊種族主義、仇外心理和宗教歧視的OSCE擔任代表,曾經多次遇到宗教自由和稅收問題,他談到,無論出於何種原因,有些政府不喜歡某些宗教和心靈團體。這些政府試圖透過稅務部門打擊他們。歐洲人權法院在三宗法國案件中對此進行詳細研究,發現是明顯的宗教歧視案例。法國政府利用不當的、非法的課稅工具來試圖摧毀這個團體。

馬西莫內特羅維尼指出,「歐洲法院說,這是非法的,違反了納稅人的權利、人權和宗教自由。現在關心宗教自由和稅收正義的學者和積極維護人權的人士,關注台灣一件案件上,1996年台灣政府出於政治原因,鎮壓了某些宗教和心靈組織。」這是24年前的一個故事,台灣法院一次又一次地裁定,《太極門》中的敬師禮是贈與。據我所知,台灣國稅局確實認同其他年份,應繳稅款為零,唯獨對於1992年(民國81)的這一年,認為敬師禮並不屬於贈與,而應繳稅。「這是一個邏輯矛盾。」對於1992年的案子,太極門大可選擇妥協,那可能比打一場如此複雜的爭訟來的省錢。但他們不願妥協說他們做錯了什麼,這應該得到讚揚。

台灣在處理COVID-19疫情方面的透明化深獲好評。現在,太極門的案子是過去的遺毒,追溯到台灣歷史上一個不同的年代,即1996年。「現在我們身處2020年,如果台灣希望,(我確定台灣希望)延續它作為一個自由、民主、對人權和宗教自由友善的國家的形象,甚至是區域的榜樣,我相信現在正是個最好時機,讓這個不同年代的過去鬼魂安息,讓納稅人和太極門的1992年案子獲得平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