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稅真改革良心救台灣(四)—法官應迴避 確保審級利益
【文/李樹】 2020/07/25

法稅改革聯盟發起人暨真理大學法律系副教授吳景欽

太極門單純敬師禮問題,24年還是沒解決,是因為不管藍綠執政,政府都被國稅局綁架,人民很苦都有生活要顧,但卻必須在酷日下抗爭,是被國家的違法所逼。對於行政訴訟的確定判決,若要加以推翻,只有再審一途,但再審的條件卻非常嚴格,而且還有5年期間的限制,如果是被冤的案件,會因為5年過了,錯誤判決就會變正確判決嗎?此外,聲請再審,原審承審的法官竟然沒有迴避更是不合理。

高雄大學財經法律學系教授兼任大陸法制研究中心主任張永明

太極門(民國)81年度案件的特殊性在於行使國家公權力的機器,未等刑事判決結果,行政訴訟就已先確定,應該是沒有人能夠接受的。81年度案件本身存有諸多疑義,尤其是不同審級救濟法院卻由相同法官參與,無疑損及當事人之審級利益。在該裁判存有爭議情況下,行政執行署卻執意要強制執行,而不依職權或申請停止執行,更啟人疑竇,國家機器明顯有藉機遂行特別目的之意圖。希望稅捐稽徵機關和行政執行署分別依照稅捐稽徵法第40條、行政執行法第9條的規定,撤回執行或停止執行。

浩信法律事務所資深合夥人陳祖祥

(民國)81年的確定判決是有問題的,當時台中高等行政法院受命法官黃淑玲,後來榮升到最高行政法院,雖然未參與到下級審(高等行政法院)的評議,但確實做了本案的調查證據及實質性的準備程序,代表她實際參與了審理,違反了法官迴避原則。又最高行政法院採書面審理,過去又有秘密分案制度,導致太極門當時根本沒有機會聲請法官迴避,等於被剝奪了審級利益。

輔仁大學法律學院法律學系教授吳志光

太極門案對法學界的重要意義是開發了很多以前想當然耳的問題,進而發現制度上的問題;以前覺得不需動搖或挑戰的,透過太極門案而一再省思。例如:再審限制5年的時效限制,是否合理?若採「國家係為人民而存在」理念者,大多是基於保障人民訴訟權的考量,在裁判個案中對「不變期間」予以「合憲性限縮解釋」,是法官責無旁貸之義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