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稅真改革 良心救台灣(六)—太極門假案循環24年 秘密審判鬼打牆
【文/李樹】 2020/08/01

▲海外太極門弟子到場以英語、韓語、荷蘭語或馬來西亞語向國際發聲,強調太極門不是補習班,台灣是民主法治國家,官員要遵守法令!
真理大學法律系副教授吳景欽剖析台灣法官迴避問題,以太極門假案為例。在台中高等行政法院審理時,法官黃淑玲擔任受命法官,參與準備程序及實質調查,後因職務調動到最高行政法院,雖然前審沒有參與判決,照理說,在最高行政法院審理時應該要迴避,「司法實務上把它限縮解釋,只要沒有判決都不用迴避。結果造成枉法裁判。」

「中世紀宗教法庭都還有公開,台灣在21世紀了還在秘密審判。」吳景欽表示,人民雖有聲請再審的權利,但最高法院跟最高行政法院都是書面審,形成秘密審判。甚至當人民知道必須聲請法官迴避時已經接到審判書,「判決都確定,聲請迴避已經沒有意義。」這是現今司法制度很大的問題!

吳景欽表示,行政法院認定稅務機關違法開單而撤銷,但法官並沒有自為判決,也沒有撤銷原始稅單,還是發回國稅局重新開單,人民又必須重新走行政救濟。如果又抽到同一個法官,而這個法官竟也不用迴避,會說自己以前的判決錯誤嗎?「簡直讓人民鬼打牆,都是同一批人在繞。」聲請再審還是會遇到同樣問題,這樣的體制讓太極門假案循環了24年,其實都是一個「假」字,讓人民很苦!

法官迴避制度 司法改革重要問題

法學教授曾建元指出,救濟制度的基本精神,若涉及審級利益、救濟時,曾參與前次審查者也應迴避。「法官迴避制度跟公平審判,都是目前司法改革重要的問題。」他感嘆,我們的制度不該縱容有權者利用繁複程序來迴避責任,增加人民挫折感,而讓案子不了了之。

陽明大學教授郭正典表示,醫學做檢查搜集證據,一群主治醫生在一起討論,每個判斷都是根據證據。但現在司法體系可以捏造事實,司法信任度低就是少數司法人員把司法名譽搞壞了。他直言:從未見法官判錯、檢察官濫權起訴需要負責任的,不僅沒事,還可以升官。司法體系真的需要有逆回饋控制(feedback contr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