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礦~坑道風光特展 礦時~時空實境遊戲
【記者王志誠、周貞伶/新北報導】 2020/09/12

▲新北市文化局局長龔雅雯、新北市議員林裔綺、瑞芳區長施玉祥、瑞芳分局陳忠龍、猴硐礦工退休人員協會理事長周朝南及地方人士共同出席參與。(記者王志誠攝)
新北市文化局於假猴硐礦工文史館舉行「感受老礦工生命溫度,細品猴硐礦業真實滋味」,《近礦》特展、《礦時》實境遊戲風.光開幕記者會,由新北市文化局局長龔雅雯、新北市議員林裔綺、瑞芳區長施玉祥、瑞芳分局陳忠龍、猴硐礦工退休人員協會理事長周朝南及地方人士共同出席參與,新北市文化局於今(一○九)年九月至十一月結合礦業文史資料與在地社區礦工耆老親身經驗分享,舉辦青春山海線—猴硐礦業文化活動,「猴硐礦工文史館」,是熱血的老礦工四處奔走,蒐集大量礦工文物、珍貴的攝影記錄,他們相信礦業曾經奮力點亮臺灣經濟。

會中介紹一九六○至一九八○年代位於東北角瑞芳區猴硐的煤礦,是全臺最大、品質最佳的礦場。極盛時期,煤炭產量達全臺灣的一半,礦工人數高達一千五百多人,因礦業發展聚集而成的生活聚落更近萬人。但隨著一九九○年礦業停產,如今猴硐人口不到千人,當時留存的礦工記憶如同礦坑裡的煤,等待挖掘。

主題式實境遊戲《礦時》以平行時空為概念,讓玩家跟著主角阿努一起實地穿梭於各個礦業景點中尋找他的礦工父親,除了可以掃描QRCODE隨時進入遊戲遊玩外,在限額報名的8場深度體驗中,猴硐的退休礦工們也將以「真人圖書館」的方式,分享他們在礦坑中的人生百態。

《近礦—風.光.坑道記憶》特展,主題「近況/礦,好嗎?」以一句簡單問候,邀請您走進猴硐豐富精采的礦業文化,品嚐礦工生命中的酸甜苦辣。展區分為「記憶,攝下經典」以老礦工珍藏的舊照片喚起礦業記憶;「溫度,拾起物件」模擬礦工艱苦工作的日常經驗;「滋味,閱越史料」則以手稿和影像釀出礦工生活滋味。

新北市文化局局長龔雅雯表示,《近礦》特展與《礦時》實境遊戲體驗,展現由老礦工費盡心血蒐集而來的照片、物件與史料,及現代人難以想像的「礦業人生」經歷,以視覺、溫度和滋味為軸線,切開礦工記憶。不僅如此,籌備中的猴硐礦工紀錄片《寄命》,也邀請退休礦工耆老親口分享人生經驗,為臺灣礦業文化留下寶貴的一頁。

猴硐橋與猴硐歲月,礦業盛時,猴硐有過六千人聚集,每一輛經過的火車都一定會在繁榮的猴硐停留。時間洗刷,過去的熱鬧已成為現在的歲月靜好,礦業文化與故事仍在此閃閃發光。猴硐礦業現場:礦工們辛苦採來的煤礦會被送往整煤廠接續處理。當時意氣風發的整煤廠如一隻生氣蓬勃的巨獸,跟著礦業的興盛而活力滿滿,只是如今已寧靜沈睡。

猴硐礦工文史館「猴硐在地最真實、最貼切的礦工記憶」,煤礦,被譽為黑金。一九六○至一九八○年代臺灣從農業轉型進入工業社會時,煤礦的開採帶動臺灣的經濟奇蹟。位於東北角瑞芳區猴硐的煤礦,因鐵路發達,礦脈豐富、採煤作業完善,成為全臺最大、品質最佳的礦場。一九七○年代極盛時期,煤炭產量達全臺灣的一半,礦工人數高達一千五百多人,因礦業發展聚集而成的生活聚落更高達六千多人。隨著一九九○年礦業停產,如今猴硐人口不到千人,當時留存的礦工記憶如同礦坑裡的煤,等待挖掘。

「我們是脫褲纜的兄弟」坑道內的礦工,幾乎都是衣不蔽體的在工作。不僅是因為接近四十度的高溫難耐,煤礦沾黏身體時,會與衣物摩擦,在皮膚上來回刮傷。因此礦工們笑說,一起入坑的同事之間是「脫褲纜的兄弟」,十分親密。

「入坑,是要拼命的」入坑坐上時間車,進入深不見底的坑道,艱難的環境也是要拼下去。黑暗、悶熱、潮濕、無風,現代人難以想像的環境,是他們每天要面對的。礦工說:「再難過都會過,堅持下去,進坑可能死我一個,可是不進坑會死全家。」坦露他們為了家庭拿命拼搏的心情。

「出坑,像撿回一條命」坑道內的工作既辛苦又危險,入坑前礦工幾乎是笑不出來的。他們說一輩子做礦工感覺最快樂的時候,就是出坑的那一刻。礦工說:「出坑就是趕快洗洗澡,抽一根煙,跟同事去喝一杯。哇,人生就是這樣而已,因為也不知道明天能不能安全,命像是撿回來的。」

「趴著採煤,礦工的身體姿態」坑道作業常需要在非常狹窄的地方進行,要趴著、躺著,以匍匐前進的方式才能夠抵達。七點入坑;三點出坑,生命自己顧,死亡在側。礦工這份工作是生命與死亡相連。要克服這樣的恐懼,唯一的方法,老礦工說是:「樂天,認命。」在礦工日記中,看不見埋怨,甚至會聽見礦工們爽朗的笑聲,相互揶揄、鼓勵,如此日子就能過下去。

曾在台灣礦業史中達成重要角色的猴硐礦坑,以『礦時』為題,帶著台灣民眾穿梭時空,回到曾榮華一時猴硐礦坑,聽老礦工口述當年風光歷史,藉由台灣少數僅存的礦坑遺跡,讓台灣人更懂得感恩知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