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司法節特輯_由「平冤究責」與司法改革談起
2021/01/16

▲陳逸南(台灣北社理事)
二○一五年刑事訴訟再審制度之變革,為蘇炳坤案打開平反的契機,在四次「非常上訴駁回」及四次「再審駁回」之後,二○一八年再審成功得到平反。

《被搶劫的人生-蘇炳坤從冤枉到無罪的三十年長路》書中,行政院政務委員羅秉成認為,蘇案是三十多年前的舊案,但正視並處理這樁案件對現在具有指引效果,可讓人認真思索司法面對冤案的態度應該是什麼。書中提到蘇炳坤是錯誤自白的無辜受害者,不如說他是法官粗疏判決的莫名犧牲者。

《刑法》第一二五條有濫權追訴罪,第一二四條也有枉法裁判罪,卻從來沒有法官或檢察官因濫權起訴或判錯而被起訴定罪。他們的行為違反國家賦予的神聖任務,背叛人民對於公務體系的基本信任,仍舊照常上班,照常掌握權力,彷彿過去的錯誤從來沒有發生過,體制也對他們在錯判過程中扮演的角色保持緘默。

太極門冤案發生於一九九六年,二○○七年刑事獲得平反,也得到國家冤獄賠償。而由刑案衍生的六個年度稅務冤案,其中五個年度已經獲得解決,唯有同事證的八十一年度尚未獲得解決。很不幸地,受害人太極門財產卻遭到行政執行署拍賣了,如此政府公然搶奪民產,實在不公不義。濫用公權力產生冤案,不僅是個人心靈的創傷,更造成社會集體的傷痕,只要一天不處理,歷史就會不斷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