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詩意畫》之「月是故鄉明」
【記者王輝丹/策劃】 2020/10/25

▲北京市台灣同胞聯誼會推薦葉蘭桃園市台藝書畫學會榮譽理事長作品。
「月是故鄉明」是流傳千古的名句,出自唐代詩人杜甫所作的《月夜憶舍弟》,通常用來表達念家思故鄉的心聲。普天之下共一輪明月,故鄉的並非真的更亮,只因思念讓月色也比他處可愛了,藉此時那景寄託人們對親人,對家鄉最深的感情。

詩作背景

此詩是一首五言律詩,唐肅宗乾元二年(七五九年)秋,杜甫在秦州(今甘肅天水市)懷念他分散在河南、山東的兄弟而作。唐玄宗天寶十四載(七五五年),「安史之亂」爆發。乾元二年九月,安祿山、史思明從范陽引叛軍南下,攻陷汴州,西進洛陽,山東、河南都處於戰亂之中。

詩人有四弟:杜潁、杜觀、杜豐、杜占,當時惟杜占同在,其他幾個弟弟都分散,由於戰事阻隔,音信不通,引起他強烈的憂慮和思念。這首詩就是其當時思想感情的真實記錄。

詩詞原文

戍鼓斷人行,秋邊一雁聲。

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

有弟皆分散,無家問死生。

寄書長不達,況乃未休兵。

逐句釋義

戍鼓斷人行,秋邊一雁聲:戍樓上鼓聲響起,路上不見行人蹤影;秋日邊塞一隻大雁在悲切鳴叫。

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從今夜就進入了白露節氣,月亮還是故鄉的最明亮。

有弟皆分散,無家問死生:雖有兄弟卻都分散了;家園無存,互相間都無從得知死生的消息。

寄書長不達,況乃未休兵:(平時)寄出的家信常常不能送達,何況戰亂還沒有停止。(當時叛將史思明正與唐將李光弼激戰)

作品賞析

詩的前四句寫景,烘托出戰爭的氛圍。下半首四句,寫雖有弟而皆分散,分散又皆無家,以致死生不明,於是想寫信去問,卻又老是寄不到,何況還是烽火連天。曲折的心事盡現於此二十字中。

在安史之亂中,杜甫顛沛流離,備嘗艱辛,既懷家愁,又憂國難,感慨萬端。全詩託物詠懷,層次井然,首尾照應,承轉圓熟,結構嚴謹,語言精工,格調沉鬱哀傷,真摯感人。

首聯「戍鼓斷人行,邊秋一雁聲」,不從月夜寫起,而是首先描繪了一幅邊塞秋天的圖景。路斷行人,寫出所見;戍鼓雁聲,寫出所聞。耳目所及皆是一片淒涼景象。沉重單調的更鼓和天邊孤雁的叫聲不僅沒有帶來一絲活氣,反而使本來就荒涼不堪的邊塞顯得更加冷落沉寂。「斷人行」點明社會環境,說明戰事仍然頻繁,道路為之阻隔。這兩句渲染了濃重悲涼的氣氛,點明「月夜」的背景。

頷聯「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點題。「露從今夜白」既寫景,也點明時令。那是在白露節氣的夜晚,清露盈盈,令人頓生寒意。「月是故鄉明」也是寫景,卻與上句不同。它融入了自己的主觀感情。偏說故鄉的月亮最明,突出了對故鄉的感懷。

上兩聯信手揮寫,若不經意,看似與憶弟無關,其實不然。不僅望月懷鄉寫出「憶」,就是聞戍鼓,聽雁聲,見寒露,也無不使作者感物傷懷,引起思念之情。所以是字字憶弟,句句有情。

頸聯「有弟皆分散,無家問死生」,由望月轉入抒情,過渡十分自然。月光常會引人遐想,更容易勾起思鄉之念。上句說弟兄離散,天各一方;下句說家已不存,生死難卜,寫得傷心折腸,感人至深。這兩句詩也概括了安史之亂中人民飽經憂患喪亂的普遍遭遇。

尾聯「寄書長不達,況乃未休兵」,緊承頸聯進一步抒發內心的憂慮之情。親人們四處流散,平時寄書尚且常常不達,更何況戰事頻仍,生死茫茫當更難逆料。含蓄蘊藉,一結無限深情。

全詩層次井然,首尾照應,承轉圓熟,結構嚴謹。「未休兵」則「斷人行」,望月則「憶舍弟」,「無家」則「寄書不達」,人「分散」則「死生」不明,一句一轉,一氣呵成。懷鄉思親之情淒楚哀感,沉鬱頓挫。

名家點評

《杜臆》:聞雁聲而思弟,乃感物傷心。今夜白,又逢白露節候也。故鄉明,猶是故鄉月色也。公攜家至秦,而雲無家者,弟兄離散,東都無家也。

《繭齋詩談》:「戍鼓斷人行,秋邊一雁聲。」若作「雁一聲」,便淺俗;「一雁聲」便沉雄。詩之貴煉,只在字法顛倒間便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