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三百首(全譯新注)3月北京出版
【記者王輝丹/臺北綜合報導】 2021/03/07

《唐詩三百首(全譯新注)》本月將由大陸一級教育出版社(現代教育出版社)於北京出版,全書四百六十頁,收詩三百一十三首。由大陸學者海?(日+含)和臺灣學者張亞中作注,臺灣參與主要的編寫人員有劉長裕、蘇進強、謝大寧、王輝丹,大陸為王武陵、何偉文、陳坤沈、蘇婭、王本倫、劉露。

《唐詩三百首(全譯新注)》在註解和編寫過程中,參考了歷代詩評家的點評觀點。臺灣池勝和、吳望如、段心儀與大陸王國瑞、張建、洪王鏹、王宇等為資料搜集整理並提出意見。

主要參考書有:一、民國廿年(一九三一年)上海掃葉山房石印本出版的《唐詩三百首註疏》(清)蘅塘退士編,(清)章燮注;二、廿世紀卌年代前的多種《唐詩三百首》普及性讀物;三、中華書局一九五九年九月新一版,(清)陳婉俊補註《唐詩三百首》;四、中華書局一九五七年十一月第二版,喻守真編注《唐詩三百首詳解》。五、寫於一九三○年代,遼寧人民出版社二○○○年一月第一版,朱自清著《〈唐詩三百首〉指導大概》;六、上海古籍出版社一九八○年九月第一版,金性堯《唐詩三百首新注》。

《唐詩三百首(全譯新注)》參考自原本成書以來各著名注家的註釋,以陳婉俊補註《唐詩三百首》為目錄,對其每一詩句用現代漢語直譯(極少數情況下意譯),力求反映原作原意。

臺灣海洋大學教授李威侃說,《唐詩三百首》是一部唐詩選集,是唐詩選本中最為著名且流行最廣的一種。由清代蘅塘退士編選,成書于乾隆二十八年(一七六三年),六卷,或作八卷,選詩三百一十首。此書原是為童蒙學習詩歌而編的家塾課本,選詩範圍相當廣闊,所選的詩大多具有代表性。自編成以來,刻本甚多。屢刻每有增補,出現了收詩數量不等的多種版本。如清代道光十四年(一八三四年),章燮作注的《唐詩三百首註疏》一書編成,增補唐詩十一首,計三百二十一首。道光二十四(一八四四年),上元女史陳婉俊的補註《唐詩三百首》,將蘅塘退士《唐詩三百首》原本中所收杜甫《詠懷古蹟》二首,補全為五首,計三百一十三首。

中華美術協會理事長王愷指出,《唐詩三百首》自出版以來,持久而廣泛地流傳著。其特點是:

一是篇目適度唐朝(六一八至九○七年)二百九十年間,是中國詩歌發展的黃金時代,名家輩出,唐詩數量多達五萬餘首。清代康熙年間編訂的《全唐詩》,收錄詩四萬八千九百多首,常人難以全讀。蘅塘退士編選三百一十首,自成書至今成為了流傳最廣、影響最大的唐詩普及讀本,其篇目適度是其中重要的原因。如果少於三百首,難以使讀者瞭解唐詩的概貌,得到「一臠全鼎」的滿足;多於三百首,則篇幅過大,難以達到普及的目的。至於編者之所以把篇目定為三百首,除了如原序所說,是為了驗證「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吟詩也會吟」這一諺語外,也許還受所謂「詩三百」的啟示。

二是作者面廣所收作者具有代表性,皇帝、和尚、歌女、名家、無名氏都有。全書的最末一個作者是杜秋娘,詩題為《金縷衣》。這首《金縷衣》是否出於她之手是一個問題,但蘅塘退士是因襲《唐詩別裁集》作為婦女作者來選的。在七十七位作者中,以杜甫的作品入選最多,占第一位,其次是王維、李白、李商隱。把這些詩人作為重點來突出,也是恰當的。同時,像王之渙,《全唐詩》只存其詩六首,本書卻選了兩首(《出塞》《登鸛雀樓》);金昌緒只存一首(《春怨》),也選進了。這三首詩都不失為佳作。全書基本上能多方面地反映了那個時代複雜的社會生活,人的複雜的思想感情,大體上也可看作唐一代詩歌的縮影。

三是體裁全面所選作品從古風到近體,既很完備,又分體裁。和《唐詩別裁集》比,刪除了長律,另立了樂府。而在所選各體中,近體多於古風。這從後來讀者的欣賞和寫作上看,似乎也更傾向于近體。在同一作家中,又從幾種體裁來表現他們的不同風貌,如王維以山水詩為主,卻也選了樂府《洛陽女兒行》和《老將行》。李商隱以七律、七絕選得最多,但也選了七古《韓碑》和五絕「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的《登樂遊原》。前者如沈德潛所說,在晚唐人七古中,要算「如景星慶雲,偶然一見」;後者則有哲理,有感情,反映了他和他的時代的精神狀態。又如權德輿是當時名相,在有限的三百首中,本來排不上隊,本書卻選了他的五絕《玉臺體》,可能是想聊備一格。柳宗元的五絕《江雪》,有他兀傲的性格在裡面,五古的《晨詣超師院讀禪經》,則是站在儒家立場上,說明儒釋殊途。

臺灣戲曲學院京劇戲主任張宇喬說,《唐詩三百首》是當年的童蒙書,但朱自清先生在《〈唐詩三百首〉指導大概》中卻提出「這部書給高中學生讀才合適。無論它從前的地位如何,現在它卻是高中學生最合適的一部詩歌選本。」

據瞭解,二○二○年,中國教育部基礎教育課程教材發展中心組織研製併發布了《教育部基礎教育課程教材發展中心中小學生閱讀指導目錄(二○二○年版)》,該目錄中,推薦學段為初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