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那香搬出塵封5年機台 因應政府口罩徵收令
【中央社台北廿九日電】 2020/03/30

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初期,一群機械工程師開始連夜搶修塵封至少五年的熔噴布機台,以因應政府口罩徵收令,衝刺日產一千三百萬片的目標。康那香必須盡快讓機台上陣,沒有它,口罩無法過濾細菌,就宛如一層毫無防禦能力的布料,戴了等於白戴。

外界對康那香的印象,向來是停留在衛材與不織布生產廠家;鮮少人知道,其實康那香機械研配廠在這次防疫大戰中扮演的重要角色,工程師們迅速修復機台加入產能貢獻,甚至還進一步調高產能。當各國紛紛來電是否可以購買熔噴布機,康那香董事長戴榮吉霸氣地說,穩定台灣出貨為優先,目前暫時拒接外銷單。

口罩心臟關鍵材料熔噴布價漲廿倍

二月是中國大陸疫情蔓延最為嚴峻之際,口罩價格漫天飛漲數倍。除了有不肖業者想賺災難財,另外一個重要原因是口罩原料熔噴布,從每噸人民幣兩萬元漲到四十萬元,狠漲廿倍,換算每噸要價將近新台幣兩百萬元。

換句話說,在疫情爆發後,口罩內層中,厚度不到○‧一公分的熔噴布,每片成本從○‧○七元,瞬間暴漲至一‧五元,主要原因就是中國大陸在搶口罩原料防疫物資。

熔噴不織布曾被譽為口罩心臟,其重要性不言可喻。不過,仔細觀察口罩結構,是由三種不同種類不織布製作而成,為何單獨熔噴布價格大漲;戴榮吉直言,因為熔噴布產能比較少。

根據中國產業用紡織品行業協會統計,熔噴布占不織布總產能僅○‧九%,紡粘不織布及針刺不織布合計占比七十%,為不織布大宗種類。這樣的產業結構,在台灣同樣類似,目前國內生產熔噴布廠家,十隻手指頭數得完。

因為產能少,在平時,熔噴布行情就比其他不織布好,舉例來說,在台灣熔噴布每噸可銷售新台幣十六萬元,熱風熱壓不織布則是十萬元,足足貴上六成;不過即使賣價較高,卻沒有引起業者爭相投資。

「熔噴布應用領域太狹窄,是大家不願投入的主因」,戴榮吉進一步解釋產能少的原因,熔噴布只能應用在過濾。

包括口罩內層、中央空調過濾材、車用冷氣過濾層等,舉凡是空氣過濾可算是熔噴布的地盤;雖然市場很大,「但是你想想,口罩用量才幾公克而已,一台機器產出量是用公噸計算」,戴榮吉說。

苦吞慘敗換經驗抗疫小兵立大功

出海口看似遼闊,要順利去化並非易事。其實這個道理,是康那香曾經苦吞敗仗換來的寶貴經驗。康那香早年原有兩台熔噴布機台,第一台為國外引進,主要供應口罩原料與外銷熔噴布,生意相當穩定。由於看好產業用濾材市場(中央空調濾材、車用濾材等),戴榮吉決定自己設計組裝熔噴布機,讓康那香擁有兩台機器,可切入不同客群。

他說,熔噴布之所以有過濾作用,在於它的纖維非常細微,頂多一至五微米,裡頭會有很多孔隙,就能過濾掉病毒細菌;另外,又會加上靜電,讓細菌穩穩吸附在過濾層,達到萬無一失。

也就是說,孔隙大小決定過濾的程度,為創造產品獨特性與高效率,康那香機械研配廠自行組裝熔噴布機,將孔隙做得更小,提升過濾效果。當時猜想,產業濾材的潛在客戶應該會買單。

不過,當時缺乏產業濾材銷售人員,加上衛材領域與產業濾材市場截然不同,行銷邏輯不同,找不到相同頻譜,導致推廣成績不如預期。

為了止血只好忍痛停掉第二台機器,一停就超過五年時間。這回政府防疫力拚口罩日產一千三百萬片,康那香緊急搬出機台,或許是太久未開機,機器設備早已故障,包含叫料時間,總計花費廿餘天,三月十日才正式加入產線。

目前康那香兩台熔噴布產能日產二‧四噸,若以一噸可生產一百廿至一百卅萬片口罩估算,等於康那香最高產能,可以供應逾三百萬片口罩所需的關鍵原料,支援政府徵收量。

「日前有日本、韓國、歐洲甚至遠到俄羅斯,都跑來問我們能不能生產機台給他們,但是我們要穩定台灣機台,台灣供應為優先,所以暫時不接」,戴榮吉說。問起戴榮吉,未來疫情結束後,政府也不徵收了,兩台熔噴布機台還要繼續開嗎。他樂觀地說,當然持續開著,這是小兵立大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