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创生元年倒数计时 余宛如赴日本取经
【记者王志诚、周贞伶/综合报导】 2018/09/04

明(2019)年台湾将迎接「地方创生元年」,立法委员余宛如於今(四)日出访发源国日本,进行六天的「地方创生外交」,预计拜会日本内阁府地方创生推动事务局、日本民间重要推手谷中修吾,参访成功案例「八海山」清酒游乐园、世界最大型国际户外艺术节「2018越後妻有大地艺术祭?」,向日本取经失败与成功经验,并引介台湾成功案例给日本友人。

余宛如指出,日本的边陲城市与乡村因人口减少,面临地方经济衰退的「地方消灭」,日本政府从2014年开始发展「地方创生」(意即振兴地方经济),推出综合战略计划,催生当地的特色产业,吸引年轻人回流、创造就业。外界常将地方创生混同於「社区总体营造」,但两者的定位与时空背景大不同。「社区总体营造」是凝聚地方情感与认同,首见於1994年,台湾经济表现处於高峰、人口呈现正成长;「地方创生」则是地方的产业发展,为了抢救人口负成长、地方经济衰退。

余宛如表示,日本推动地方创生已经四年,拥有不少宝贵的挫败经验,包括商业模式不成熟、地方特色不足、依赖政策补助等,但已渐渐步上正轨摸索出成功之道。这次「地方创生外交」的重头戏之一,是拜会日本内阁府地方创生推动事务局,余宛如说,主要是了解日本内阁府在推动地方创生政策面的脉络与发展,并希望以未来建立日本与台湾的地方创生交流平台,让双方可以互相交流、学习及合作的管道为目标,进行请益与交流。

余宛如说,台湾的人口将从2022年开始出现负成长,消费力、劳动力紧缩将危及经济发展,边陲城市与乡村将首先受到波及。「地方创生」就是解决方案之一,明年台湾将迎接「地方创生元年」,希望引导年轻人愿意返乡创业,成家立业生儿育女,活络地方经济发展。

余宛如强调,地方创生绝非是乱撒钱的补助政策,也不是一条万用公式复制贴上,关键是能否在保存当地的地景、地貌及人文风俗的前提下,催生出「特色产业」,日本已有很多成功案例让台湾取经。另一方面,台湾也有亮眼的成功案例,包括台南「千畦种籽馆」、台南後壁「土沟农村美术馆」、苗栗「老寮Hostel」等,也希望将台湾的好案例推上国际舞台,引介给日本友人,促成双向交流、相互取经。

此行还有十馀位同行者,都是台湾地方创生团队、社会企业经营者、地方创生研究者等各界代表,包括台湾观光策略发展协会(DTTA)理事长游智维、诚美社会企业创办人兼董事长陈百栋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