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肺未阻氣候變遷 溫室氣體濃度創300萬年新高
【文/姜唯、林大利】 2020/09/27

▲今年雖然碰上疫情而大規模封城,大氣中的溫室氣體濃度卻仍來到300萬年來最高。照片來源:Tony Webster(CCBY-SA 2.0)
儘管全球為防堵武漢肺炎(COVID-19)而大規模封城,大氣中的溫室氣體濃度卻仍來到300萬年來最高。

氣候變遷沒有因為武漢肺炎而停下腳步。封城和經濟趨緩雖使碳排放出現暫時性下降,整體趨勢仍朝著肺炎爆發前的水準邁進。

2020年二氧化碳排放量將因為疫情關係減少4%至7%。確切能減少多少將取決於疫情控制情況和政府的應對措施。

2016至2020年將是有史以來最熱的五年

全球最大、最具權威性的多個科學組織合作發表「2020科學界聯合報告(United in Science 2020)」,彙整出全面性的相關資訊。

這份報告是本系列報告的第二份,由世界氣象組織(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zation,WMO)協調,收集來自全球碳計畫(Global Carbon Project)、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Intergovernmental Panelon Climate Change)、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政府間海洋學委員會(Intergovernmental Oceanographic Commission of UNESCO)、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 Environment Programme,UNEP)和英國氣象局的專業意見。

「溫室氣體濃度已經達到300萬年來的最高水準,並持續上升中。同時在2020年上半年,西伯利亞大片地區出現長時間的異常熱浪,若不是人為的氣候變遷,這幾乎不可能發生。2016至2020年將是有史以來最熱的五年。」WMO秘書長塔拉斯(Petteri Taalas)教授警告,「這份報告說明了,儘管我們的生活在2020年多方被打亂,但氣候變遷的影響力並未減弱。」

暖化趨勢很可能會持續使巴黎協定無法達成

乾旱和熱浪大幅增加了野火風險。有史以來野火造成的三次最大經濟損失都發生在最近四年。2019年和2020年夏季,北極地區發生了前所未有的野火。2019年6月,這些野火向大氣排放了5000萬噸二氧化碳,造成永凍土融化。2019年和2020年,亞馬遜雨林發生大火,對環境造成了巨大影響。

2020科學界聯合報告引用的「世界天氣歸因」最近的一項研究結果指出,由於人為氣候變遷,2020年1月至2020年6月的高溫可能性至少高出600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