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特展 累积鲸验值
【文/廖静蕙】 2020/10/25

▲《鲸验值-鲸骨解密》特展,透过鲸骨一窥台湾沿海鲸豚的秘辛。(图片来源∶台湾博物馆)
尽管每逢鲸豚搁浅台湾外海,总能召唤一群热血民众投入救援工作。然而,1980年代之前,台湾仍存在捕鲸事业,直到1994年台湾才有第一桩鲸豚搁浅救援。

我们生活在海的拥抱,却是如何对待海洋以及生活其间的生物?从来访过台湾、因搁浅死亡的鲸骨标本,不但诉说它们的经历,也映照它们生活的海洋环境讯息,从中得知我们应负起的环境责任。台博馆与中华鲸豚协会以此为前提策展,邀请大众看展认识鲸豚与大海,累积「鲸验值」、善尽地球公民责任。

捕鲸70馀年翻腾乐园曾是墓场

全世界约莫有90种上下的鲸豚,台湾曾经搁浅或是目击到的鲸豚有32种,约1/3鲸豚遨游台湾海域。百年前,垦丁南湾是巨鲸翻腾的乐园,大翅鲸、蓝鲸、抹香鲸与虎鲸都曾经来访;而日治时期延续至光复初期的捕鲸工业,使得曾经存在的巨鲸传说幻灭。

走进台博馆一楼东展间,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小型炮座,让人摸不著头绪,近看才知是「捕鲸炮」。原以为枪炮在概念上是用来对付敌人,原来也曾用来对付海中大型的鲸!由炮弹引发惊恐的情绪,曾弥漫著大洋。《鲸验值-鲸骨解密》特展,就从这段捕鲸史谈起,一路引领观展者来到当代。

日治时代之前,台湾或许也利用小型船苹,捕捉小型的鲸豚,补充蛋白质。真正大规模、计画性捕鲸则是日治时代。台湾从1913年起捕鲸,此时使用的是大型船苹和捕鲸炮等器具,捕捉的对象也锁定商业利益高的大型鲸。鲸的脂肪用途很多,深具商业价值,例如照明、做成肥皂,工业化後机械润滑等;此外,有些国家也会吃鲸豚。

《鲸恐》这个单元是谈捕鲸,虽说捕捉大型鲸,始於日治时代,但光复之後,台湾也成立捕鲸公司,直到国际保育概念兴起才停下捕鲸行动。依据台博馆资料,直到1981年,约70年期间,大约捕杀超过2500苹鲸豚。

台湾虽将鲸豚类列为保育对象,然而违纪吃「海猪」时有所闻。鲸豚为何不能吃?策展人、台博馆副研究员林俊聪解释,对人类来说,所有的自然资源都可利用,只是现代养殖或耕作等计画性生产都达到高水准,已经不需要靠鲸豚这类的野生物来补充蛋白质。

另一方面,鲸豚在生态上位处食物链上层,一旦族群下降,整个生态系也会跟著崩解、殃及人类福祉,即使想重建也不一定能成功,由此说明鲸豚保育的核心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