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一場罷免案 暴露民主政治危險訊息
2021/10/26

台灣基進黨立委陳柏惟罷免案於上週六登場,最終以同意票勝過不同意的票,通過罷免案,陳柏惟是今年繼桃園市議員王浩宇後,第二位被發起罷免且通過的民意代表,一名網友也透過網路社群發起討論,詢問大家「決定3Q敗北的關鍵事件是哪個?」,立刻掀起話題,不過對此,總統蔡英文也在其臉書上發文表示,「民主的發展,還有很多需要大家繼續努力的地方」,同樣是民意的表達,去年前高雄市長韓國瑜被罷,就叫「民主往前了一步」,政治人物是精神錯亂嗎?

回想去(二○二○)年六月六日,韓國瑜被罷免之後,蔡英文總統臉書發了個文,說「台灣民主往前了一步」,說「這是給政治人物最大的警惕,人民可以賦予我們權力,當然也可以收回」,但此次陳柏惟被罷免之後,蔡總統臉書又發文,不過陳柏惟被罷,卻變成「民主還有繼續努力」,總統公然雙標,自己沒有發現嗎?

講更白一點,這當然都是民主,也同時都是霸凌,在二○一六年立法院決定選罷法將罷免下修的那一刻,早已注定了之後會有血流成河的今天,按照當年下修罷免門檻的政黨是時代力量,仔細看看當年時代力量提出的版本,還不止門檻降到四分之一,而是直接簡單多數決,也就是說,不需要最低票數低標,只要有人罷免,票數多過反對,幾千票,你就得下台。

在台灣民主政府發展至今,竟演變成對「想罷免那個人」的那群人來說,是很爽的,以現在的門檻,對照連續幾次罷免案,有成功的,有失敗的,可見過高或太低,關鍵不在這選舉人二十五%的同意門檻,而是選區的特性,被罷免人的特質,及師出有名與否,都是相互牽動的因素。

而罷免只是補民主選舉之不足,是警惕當選人要隨時注意,選民不但握有最終不讓你連任,或拉你政黨下台的權力,甚且還可透過罷免,讓當選人知道人民才是主人的真諦,但重點應是朝野政黨都不該把罷免當武器,把罷免當對付政敵的手段,否則,罷免門檻高低多少,永遠都是「不確定的爭議」,因個案而改,又因個案而再改,這是民主政治的諷刺,也必然是政黨政治太過躁進的危險訊息。

但也不能不承認,正因門檻具威脅性,幾次經驗下來,對政黨而言,對政治人物而言,也的確起了不少「監督的」、「震懾的」作用,所以才會出現,是不是要檢討門檻的聲浪。

最後,要呼籲所有政黨,無論哪一個黨派獲得執政權,在現今的選罷法規定下,建議罷免門檻不要再改了,做好執政及民意代表監督,若朝野政黨的腦袋,可以擺脫「惡鬥門檻」的爭論,朝向現代有競爭的領域提出牛肉,這才是健全的民主政治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