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税真改革 良心救台湾(56)-期待政府落实人权公约 建立人民对国家司法的信心
【文/李诚信】 2021/08/21

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黄锦堂认为,可以从行政权著手,理由是主管机关有负担处分的义务,对人民不利益的课税处分,对人造成伤痛,主管机关可以用负担处分角度来加以撤销。有人说行政程序法有规定2年期限,德国法依职权撤销违法的处分时,如果是对人民不利益的处分,撤销是没有期限,对人民受益的部分,才有2年的期限。

中国文化大学法律系助理教授蔡孟彦认为,依法课税比依法审判更重要,在日本法讲退税,其实当国家考虑到应该退税给老百姓时,时效跟是否经判决确定就已经不是问题了,因为行政处分基本上就无效了,国家就应该还税给人家。当行政机关发现课错了,其实就是应该要还,大法官很早以前就留一条路给我们走,在释字第652号的解释理由书的第二段明确讲到,有关徵收补偿的补偿费如果计算错误的话,行政机关是绝对要撤销的。

国立中正大学特聘教授黄俊杰直言,如果课税事实是错误的,那税捐实际法律关系、推计、处罚就会一路错到底,当然救济从头到尾也都是打错,导致後续的行政处分,也是无效的。其实有效救济原则,依公政公约第二条第三项,如果有设置国家人权委员会,应该要由国家人权委员会来达到这个功能。司法院委托的研究报告结果,也都认为公约第二条,国家有义务透过行政、立法、司法来协助救济人权漏洞的部分,这种具有直接拘束力的规定,在太极门案里却没办法落实,其实问题在税务机关。一个国家机关有尊严,是因为肯认过去的某一段的历史是错误的,也是转型正义该有的态度。财政部或是行政院,如果愿意透过一个公正公平的委员会共同来讨论,针对错误判决,如何依公政公约第二条来实现有效的救济,只要愿意启动机制,那问题就处理了。我们有很多企业要出走,是因为国家的税制环境,没有办法让我们达到一个安定的状态,这是政府应该要自我反省的,政府如果没有诚信,那民众也没有信心,就会对政府的作为产生疏离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