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税真改革 良心救台湾(56)-回归宪法精神 有权利就该有救济
【文/张森】 2021/08/21

王明懿会计师指出,财政部次长王得山、王荣周都曾表示,太极门案是从刑案衍生而来,若刑案结束就可撤销税单;在最高法院宣判太极门无罪、无欠税之後,前财政部部长暨驻WTO大使颜庆章亦表示,对於刑事法院裁判确定所认定的事实,行政机关没有理由不加以引用。而且太极门在诉愿救济过程赢了18次,诉愿会的撤销意旨也一直都告诉国税局,应该探究刑案判决结果,依职权自为更正,但却始终都没撤销。

这麽多年来,太极门不断以行政机关的违法事证提出再审,但法官却未审酌。她建议,原处分机关或上级机关可依行政程序法第117条,依职权撤销原处分,(民国)81年税案明显有行政违失,人民应该可以用行政程序法第10条主张行政裁量瑕疵,请求行政法院判决,命令行政机关依行政程序法第117条撤销违法课税处分,以回归有权利就有救济之宪法精神。

王健安律师认为,行政程序法第128条规定,有些事由可以提起程序重开,但排除相对人或利害关系人因为重大过失而未能在行政程序或救济程序中主张其事由者,代表这条文是可用在救济後的,他举(民国)102年高等行政法院座谈会,当时行政法院的多数法官也支持,行政权可以重开司法审查程序。他认为,税捐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不会因为行政机关做一个行政处分而改变。而税捐稽徵法第28条本质上叫做「公法不当得利」,钱不该是国家的,只要能证明它是不当的,国家就没有权利要求保有。行政权可以审查司法确定判决的课税,就算是经过司法确定的判决,且过了5年再审期间限制,其实还是可以由行政机关自行审查,不管是由人民依税捐稽徵法第28条请求,或行政机关由行政程序法第117条自行撤销,不当课徵税捐都应该返还人民。

詹晋鉴律师看太极门案,坦言一个连续性的事实,却做出断裂性的认定,社会大众是无法接受的,法院的判断应该要符合人民的经验法则,而不是让人民觉得无所适从。行政处分的确定力有两个要素,一是重大公益目的,二是相对人的权益有无受侵害,以这两点去衡量。因此如果在行政法院判决後,发现我们与法院所认定的事实不太一样,或者根本就不同,这时行政机关应该有自我疗愈(除错)的功能,自行认定法院所认定的事实可能有违法,而自我撤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