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税真改革 良心救台湾(57)—行政司法权画地自限 人民沦冤错假案牺牲品
【文/林心欣】 2021/08/28

▲太极门案因法院错判,以及行政机关限缩法条之适用,以致修行道场预定地遭违法拍卖收归国有。
蔡富__指出,行政机关常画地自限,法官也自己造法用判例增加法条没有的限制。行政机关有自己纠错的责任与义务,只要处分已经违法,就该用行政程序法第117条自行撤销处分。117条是行政救济期间经过之後,行政机关的自我纠错,并没有说经过实体法院判决的处分案件,就不能够用117条。但是不管是行政法院或者是行政机关,都以行政法院判决具既判力,已经过行政法院判决确定,行政机关就要受拘束。蔡富__指出,「错误的违法行政处分不会因为五年期间经过就变成合法的,也不会因为行政法院错判了,就变成是合法的行政处分」。

他以太极门冤税案为例,当年因刑事冤案衍生出来六个年度的错误违法税单,行政机关後来自我更正了五个年度为零,依法就已经产生行政拘束,基於行政一致性,国税局应当以相同方式处理剩下的81年度的税案,否则就是违反行政拘束原则。而行政程序法第128条,源自於德国行政程序法第51条,德国并未限制行政法院确定判决後不能适用该法条,但台湾却自己限缩解释。蔡富__认为应突破调整,若行政机关还是保守,就须立法委员来修法,强调立法理由,告诉司法机关当初立法原意,行政机关有义务撤销错误处分。

针对再审五年限制,蔡富强认为,法律规定再审条件很严格,竟然还设下只要法院判决超过五年,纵使发现了新事实新证据都不能够再提再审,根本违反联合国两公约,没有提供有效救济管道,人民无法申冤,从法理情都说不通。法的安定性是以公平正义为前提,若是违法的错误判决,就不应该维持其安定性。

蔡富强指出,国家有两种高权行政会带给人民痛苦,一个就是刑法,一个就是税捐。既然国家对於人民的自由权、生命权做不当的剥夺,甚至对财产权做不当的剥夺,既然刑事诉讼法对於再审没有五年期间的限制,行政诉讼再审也不应该有五年的期间的限制。

关於太极门81年度综所税案,蔡富__也指出,最高行政法院107年度判字第422号判决直指太极门81年度税案未及审酌刑事判决结果,100年公告调查7401份申明表证明敬师礼为赠与,以及国税局承认太极门不是补习班等新事实新证据,81年度税案明显为事实认定错误、适用法律错误的违法课税处分及枉法裁判,怎麽可以强行拍卖?再者中区国税局要拍卖太极门修行道场预定地前,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两次发函给国税局及行政执行署,指出应该依税捐稽徵法第40条撤回强制执行,并表示,81年度之相关课税处分有之前未及审认之新事实新证据,并请中区国税局依其他年度更正为零之同一标准处理。蔡富__说,国税局仍然不理,很显然同一个事实,竟因法院错判,行政机关竟又自行限缩解释,且误用法条,以致25年冤税案悲剧无法解决。如果行政机关不愿意自我纠正,就要靠立法委员白纸黑字修法。

谈到军中人权问题,吴景钦表示,军冤案其实没有因为102年军事审判案件移到一般法院而终止,因为陪审团协会还是接到非常多军冤家属来要求协助,军冤典型都说是自杀,国防部都用因病死亡抚恤,归咎自杀原因给个人。日前有军冤案家属表示,政府单位未告知就主动汇款进帐户,家属直接退还。吴景钦表示,正义是没有折扣的,更向政府呼吁,家属到处陈情,不是为了钱,是为了真相。他建议,军冤受灾人数虽不像税灾户那麽多,但生命无价,都应该要重视,死因鉴定在军中不透明,有必要采陪审制,才能让过程透明。另外要常设外部机制监督国防部与相关行政机关,才能让自律变成他律,或许可让军中人权保障慢慢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