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税真改革 良心救台湾(57)—行政程序法117条 勇敢公仆有错就改
【文/林歆芙】 2021/08/28

▲人民希望监察院、良心民代真正推动转型正义,救救人民。
赖香伶也注意到,大法官也指出,苏案即使不修法,国防部都可以用行政程序法第117条撤销错误处分。她认为,公务员若拘泥於法条,不敢调整,民怨就会日深。政府机关要能自行撤销、修复错误,除了愿意接受新观点,还要有长官支持。赖香伶曾在劳动领域服务,发现许多行政机关人员依照函释行事,千百条函释没有与时俱进,函释只是增加或补充解释,怎麽可以超越法律本位?许多函释却做了法律所没有的解释,使用函释行政会让行政人员原地不动、行政怠惰,这是国家的损失。

「明知有错为何不能改?」吴景钦认为这不需要很复杂的法律学理,而是身为人该有的态度。为什麽行政程序法第117条、128条很少被使用?他认为有可能是公务员害怕被究责;也有可能当年做出违法处分的人还在位子上,试图去干扰。再来就是法律障碍,行政程序法第128条条文本身并没有排除判决确定以後新出现的证据,然而最懂法律的人,竟然藉由一个非常糟糕的陈年判例来限缩法律,司法者要依法审判,结果反而比立法者还伟大?

吴景钦肯定去年立法院修改行政程序法第128条,明确界定新事证的时间问题,防止执法者恣意做解释,方向是对的,但民事与行政诉讼有5年再审时间限制与不能溯及既往的问题,「立法院应该一并修法删除这些限制,因为不会因为时效经过,错误就变正确!」吴景钦认为,不能溯及既往,是强调不利当事人的处分,若有利当事人,时效是不限的,不需要什麽高深的法律专业,这是基本常识与逻辑问题而已。但是因为公务员害怕负责任,立法者如果没有在条文里面白纸黑字写,公务员也不敢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