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詩意畫》之「報君黃金臺上意,提攜玉龍為君死」
【策劃/記者王輝丹】 2021/05/09

▲黃慶源現代美術館館長黃慶源的作品。
「報君黃金臺上意,提攜玉龍為君死」出自《雁門太守行》,是唐代詩人李賀運用樂府古題創作的一首描寫戰爭場面的詩。


詩題與背景

《雁門太守行》是唐代詩人李賀運用樂府古題創作的一首描寫戰爭場面的詩。雁門:郡名。古雁門郡大約在今山西省西北部,是唐王朝與北方突厥部族的邊境地帶。行:歌行,一種詩歌體裁。

關於此詩寫作的年代,有兩種說法。第一種說法認為此詩作于唐憲宗元和九年(八一四年)。當年唐憲宗以張煦為節度使,領兵前往征討雁門郡之亂(振武軍之亂),李賀即興賦詩鼓舞士氣,作成了這首《雁門太守行》。第二種說法,據唐張固《幽閒鼓吹》載:李賀把詩卷送給韓愈看,此詩放在卷首,韓愈看後也很欣賞。時在元和二年(八○七年)。

中國古代散文學會常務理事朱世英則從有關《雁門太守行》這首詩的一些傳說和材料記載推測,認為此詩可能是寫朝廷與藩鎮之間的戰爭。李賀生活的時代藩鎮叛亂此伏彼起,發生過重大的戰爭。如史載,元和四年(八○九年),王承宗的叛軍攻打易州和定州,愛國將領李光顏曾率兵馳救。元和九年(八一四年),他身先士卒,突出、衝擊吳元濟叛軍的包圍,殺得敵人人仰馬翻,狼狽逃竄。


詩詞原文

雁門太守行


黑雲壓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鱗開。

角聲滿天秋色里,塞上燕脂凝夜紫。

半卷紅旗臨易水,霜重鼓寒聲不起。

報君黃金臺上意,提攜玉龍為君死。


逐句釋義

(敵軍如)黑雲翻滾而來壓向城來,城牆像要塌陷一樣;(我軍將士整裝披甲)鎧甲在陽光照射下閃耀著鱗鱗金光,戰陣井然有序地次第排開(準備迎擊)。號角的聲音在秋色里響徹天空,塞邊的泥土上將士的血跡在寒夜中凝為紫色。寒風半卷著紅旗,軍隊馳向易水(河名);天寒霜凝重,戰鼓聲低沉不響亮。為了報答君主的賞賜和厚愛,手操寶劍甘願為國血戰到死。


作品賞析

這是一首描寫戰爭場面的詩。此詩用濃豔斑駁的色彩描繪出了悲壯慘烈的戰鬥場面,最後一句引用典故寫出將士誓死報效國家的決心。全詩意境蒼涼,格調悲壯,具有強烈的震撼力和藝術魅力。

開頭兩句「黑雲壓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鱗開」,寫戰爭形勢的緊迫,渲染了敵軍兵臨城下的緊張氣氛和危急形勢。首句用「黑雲」作為比喻敵人來勢凶猛,以「壓」這個動詞來加強此種勢態的描寫,再以「欲摧」來補足這種來勢之猛烈,刻畫了危險的情狀。一個「壓」字,把敵軍人馬眾多,來勢凶猛,以及交戰雙方力量懸殊、守軍將士處境艱難等淋漓盡致地揭示出來。第二句轉寫我方守軍鬥志昂揚和嚴陣以待、準備應戰的情形。「甲光」,指戰士盔甲日光照射下閃耀著鱗鱗金光,「開」字,下筆勁拔,形象地展示出將士們飽滿的情緒,見出戰陣井然有序地次第排開。「黑雲」與「金鱗」形成鮮明的對比,相互映襯。這兩句一抑一揚,狀景含情,褒貶分明。描繪的畫面栩栩如生,形象感人:敵軍如黑雲翻滾,凶猛的向我孤城撲來,大有城傾郭摧之勢。然而,我方將士泰然不懼,整裝披甲,在日光照射下,金甲閃金光,氣宇軒昂,正準備出擊。

三四句「角聲滿天秋色里,塞上燕脂凝夜紫」寫悲壯激烈的戰鬥場面。上句點明時令,下句交代作戰地點。作者沒有從正面描繪兩軍短兵相接、兵刃交加的廝殺場面,對這場與強敵拚死的廝殺描寫,一語不及兵刀交加的情景,只用「秋色里」「角聲滿天」暗示出來。「角聲滿天」不就是催戰的鼓角齊鳴,聲震天地麼。「紫」指塞上紫色泥土。「燕脂」即「胭脂」,指邊防將士所流血的顏色,暗示守邊將士死傷慘重。使讀者仿佛看到了胭脂般殷紅的血跡,在濃重的夜幕下凝結成一片紫色。一個「滿」字,擴大了激戰的場面,反映出邊防將士英勇殺敵的沖天氣勢。一個「凝」字,形象地描繪出邊防將土血流遍地的結果,即犧牲的重大,烘托出戰鬥的激烈。

五六句「半卷紅旗臨易水,霜重鼓寒聲不起」,寫被圍孤城的戍邊將土寒夜突圍,奇襲敵軍的情景。「半卷紅旗」寫風大,表現出敗陣後的低抑氣氛。「臨易水」,使人想起了「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土一去兮不復還」那樣—種壯懷激烈的豪情,暗示出將土們已作好為國捐軀的準備。「霜重鼓寒」寫天寒,說明將士頂風冒寒作戰,可見戰鬥的艱苦卓絕。「聲不起」,是用鼓聲不振寫軍勢將烈,已流露出濃重的悲劇氣氛。後一句寫雖然鼓聲不起而仍在敲擊,說明雖敗而心志不屈。寒秋深夜,霜嚴風勁,戰鼓嘶啞,紅旗半卷,邊地將士進軍易水,夜襲敵兵的情景,儼然如畫。一個「臨」字,刻劃出邊地將土突圍的威猛氣勢和必勝信念。一個「重」字,把寒冷描摹得好像有斤兩可稱,氣氛低沉。這兩句語言凝練,景象蒼涼,蕩人肺腑。

末兩句「報君黃金臺上意,提攜玉龍為君死」,寫將士們捐軀報國的決心。「黃金臺」是戰國時燕昭王在易水東南修築的,傳說他曾把大量黃金放在臺上,表示不惜以重金招攬天下士。作者引用這個典故,寫出將士們報效朝廷的決心。這兩句是全詩的主旨。作者生活在國勢日衰,戰亂紛起的唐朝後期,西有吐藩擾邊,北有回紇、奚、契丹作亂。他們各霸一方,時而聯合叛上,時而恃強兼併,個個虎視眈眈,欲吞王室。作者作為唐宗室後裔,儘管平生倍受壓抑,壯志未酬,但對於藩鎮勢力是切齒痛恨的。他希望朝廷能像燕昭王那樣選賢任能,平定四海。

李賀的詩歌往往往具有奇譎求新、獨樹一幟的特點,在該詩中就有鮮明的表現。貫串在他的藝術創造中的是想象力驚人的豐富奇特,簡直近於奇詭,脫盡常規,出人逆料,新奇引入。這一顯著特點廣泛表現上選材謀篇、描寫造境、遣詞用字各個方面。

想象豐富

由藩鎮叛亂猖獗凶猛的氣勢,想到滾滾黑雲彌漫,籠罩整個邊城,進而再想到孤城危急,慘殺將臨,可謂涉想新奇。詩末,詩人想象的羽翼一躍而飛騰到「黃金臺」上,充分表現出他報國的強烈感情。這種豐富的想象,既突出了詩的主題,又開拓了詩的境界,增強了藝術感染力。

構思新奇

這首詩是寫戰事的,但卻沒有隻字直接描寫車轂交錯、短兵相接的激烈場面,而是著重渲染氣氛、通過戰鬥,氣氛的層層渲染,步步蓄勢,使作品的主題鮮明而又突出。「黑雲壓城」、「金鱗開」,寫出了形勢危急的緊張氣氛;「角聲滿天」、「凝夜紫」,寫出了戰鬥的激烈氣氛;「臨易水」、「聲不起」,寫出了悲壯的氣氛,這就為作者抒發壯志創造了一個典型的氛圍,大大增強了作品的藝術感染力。

色彩穠麗

作者善於著色,以色感人。一般來說,寫悲壯慘烈的戰鬥場面,不易用豔麗的色彩來描繪,但這首詩幾乎句句有鮮明的色彩。作者巧妙地把金色、胭脂色、紫色、紅色,以及黑色、白色等交織在一起,構成了色彩斑斕的畫面。如運用「黑」、「金鱗」等詞,使描繪的對象,景物色調更加穠麗鮮明。我們初看「黑雲」句,感到不知作者要說什麼,待看罷「甲光」句,細細品味,才覺豁然開朗。作者以奇麗炫目的色彩對比,為我們描繪了一幅氣勢生動,神采豐滿的邊防將士守城圖。又如,用「胭脂」來描繪邊防將土的血跡,給人以慘痛之感,等等。這些穠麗的色彩描繪,飽含著作者對守邊將士的熾熱感情,對叛兵的切齒痛恨。既奇詭又新穎,表現了作者豐富奇特的想象力,這樣寫,不僅突出了作者鮮明的愛憎感性,更重要的是加重了作品慘烈悲壯的戰鬥氣氛,使作品具有了渾融濃郁的意境。

動靜相生,以靜襯動

作者從「動」和「靜」的不同角度對戰鬥氣氛進行烘托渲染,增強了激戰的真實感。軍臨易水,速行悄然,動中有靜,鼓音沉啞,槌擊無聲,靜中有動。這些都給人以殺鬥慘烈的實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