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网路平台付费媒体 基金模式较修法适合
【中央社台北三日电】 2021/04/04

澳洲启动对脸书与谷歌新闻强制分润政策,台湾是否也能跟进,NCC表示有注意各国案例;学者则建议可以要求网路平台提拨一定营收比例设立基金,由独立委员会审核分配补助,也呼吁业界与政府尽快动起来,顺应潮流。

澳洲国会日前通过「新闻媒体与数位平台强制议价法」(News Media and Digital Platforms Mandatory Bargaining Code),要求数位平台必须为刊登澳洲产制的新闻内容付费,科技巨擘谷歌(Google)同意,但脸书(Facebook)一度反对,更大动作下架澳洲新闻,引发一片哗然。最後澳洲与脸书双方都退一步,脸书解除封锁并同意进行协商,澳洲政府则放宽法案规定。

至於台湾是否适合跟进订定法案,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表示,目前内部研究各国案例,不过这是跨境、跨产业、跨部会的议题,NCC会配合经济部、文化部、公平会等相关部会研议办理。不管采取哪种方式,目的都是希望媒体工作者产制优质内容,可以获得合理分润。

台大新闻所教授、前NCC委员洪贞玲受访时则指出,全球早已留意到这项趋势,各国作法可分二类,一种是澳洲政府「市场力模式」,从竞争概念上认定平台是否具垄断地位;另一种是欧盟的「著作权模式」,从著作权概念出发,德国、西班牙、法国都有相关做法,但不是很成功。

洪贞玲解释澳洲政府作法,法案主要分成二部分,先强制要求数位平台跟新闻媒体协商议价,但没有订定分润比例,保留市场机制谈判空间;但是,如果双方协商不成,就会进入仲裁程序。

洪贞玲认为,概念上赞同内容应获得公平分润,不过,台湾过去缺乏对於跨国业者立法的经验,建议台湾可以先观察各国案例,同时也要盘点、调查新闻媒体市场变化与数据。

中正大学传播系教授胡元辉受访时则认为,设立基金的方式可能更适合。透过要求大型网路平台提拨一定比例的营收成立基金,再由新闻媒体、社群平台、公民团体等关系人成立具独立性质的委员会管理基金,依合理比例分别运用在公共、独立与商业媒体,可以再对业者申请补助进行审核,让基金真正帮助新闻提升品质。

修法要求直接付费有何不妥,胡元辉认为,一来直接给钱,媒体获利提高但未必可以确实帮助提升品质;二来如果让平台跟媒体议价,可能大型媒体会比较有议价能力,中小型媒体、独立媒体相对吃亏;三来如果平台直接付费给媒体,媒体也可能为了顾及收益,影响监督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