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全球1%的人貢獻近半航空碳排
【 文/姜唯、林大利】 2020/11/29

▲經常搭飛機的「超級排放者」僅佔世界人口的1%,但在2018年卻貢獻了航空業碳排的一半。照片來源:Marco Verch(CCBY2.0)
英國衛報報導,一項研究顯示,經常搭飛機的「超級排放者」僅佔世界人口的1%,但在2018年卻貢獻了航空業碳排的一半。研究也指出,各國每年都有很大一部分人沒有搭飛機,例如台灣有66%,美國為53%,德國則是65%。

研究發現美國飛航旅客的碳足跡最高

根據研究人員統計,飛航二氧化碳排放約有10億噸,造成的氣候損失高達1000億美元卻不用付出任何代價。該研究彙整數據,計算出最常搭飛機的空中飛人所造成的氣候影響。

2018年,全球只有11%的人口搭飛機,4%飛往國外。截至目前,美國飛機乘客的碳足跡在富裕國家中排名第一,甚至大於第二名到第11名的總和,包括英國、日本、德國和澳洲。研究人員說,這樣的研究結果顯示,頻繁飛行的菁英團體是影響所有人的氣候危機的主要貢獻者。

研究者認為,2020年武漢肺炎(COVID-19)大流行期間,旅客人數下降50%,是使航空業更公平、永續的機會,只需將政府的大型紓困方案加上環境條件就能實現,如法國所採取的措施。

在武漢肺炎大流行之前,全球航空業的氣候影響迅速成長,排放量比2013至18年躍升了32%。2020年的航班數量下降了一半,但預計到2024年將恢復過去的水準。

學者:要解決氣候變遷應趁疫情期間改造航運系統

「如果想解決氣候變遷,我們必須重新設計航空業,從超級排放源所在的頂端開始。」瑞典林奈大學學者葛斯林(Stefan Gossling)說。「富人擁有太多自由,可以根據自己的意願改造地球。我們應該將這場危機視為為航空運輸系統瘦身的機會。」

國際清潔運輸委員會的盧瑟福(Dan Rutherford)雖非研究小組成員,但表示該研究點出了不平等的問題。「與其他主要排放源相比,全世界的航空利益分配更為不平等。

因此,航空公司享有的特殊待遇顯然會保護全球富人的經濟利益。」

葛斯林說,研究中發現經常搭飛機的旅客每年飛行約3萬5000英里(5萬6000公里),相當於每年進行三次長途飛行,每月一次短途飛行或兩者皆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