餵食鳥類發言惹議 徐仁修:只是提出討論
【文/許祖菱】 2020/12/20

▲荒野基金會創辦人、自然生態攝影家徐仁修。(圖片來源:徐仁修提供)
荒野基金會與荒野保護協會創辦人、自然生態攝影家徐仁修,本月8日在社群網站發文討論生態攝影的餵食與誘拍,其中「在專家指導下有限度餵食」說法,掀起網友論戰。

徐仁修11日接受《環境資訊中心》採訪時表示,他本身不曾誘拍鳥類,也不贊成誘拍,但對於餵食議題,以及許多攝影愛好者私下餵食鳥類的行為,他認為與其毫無管理,不如將這件事攤開來審視,討論哪些事可以做,哪些完全不應該做。

專家指導下能有限度餵食?生態圈連番回擊

徐仁修在臉書發文提到,他在國際間演講或辦生態教育旅遊時,常分享台灣保育成功例子,更有許多外國遊客千里迢迢來到台灣,就是因為嚮導保證可以看到他們渴望的珍稀、台灣特有著名鳥種。

他在貼文中指出,餵食當然是不好,但在專家指導管理單位的指導下,有限度餵食「不失為吸引愛鳥的觀光客來認識台灣的好法子之一。」

貼文一出,下方留言一陣撻伐。包括荒野保護協會理事長劉月梅、鳥類生態專家李璟泓皆表示無法認同這樣的觀點。

荒野保護協會透過臉書發出聲明:「徐老師是創辦人,我們尊重,但不代表他個人的言論,我們就該全部支持。」劉月梅更留言回應:「完全無法認同,大自然有其自然法則,怎可為了一己私利而做出違法行為,荒野保護協會不支持餵食拍照。」

李璟泓也在臉書連發多篇文章重砲抨擊,他貼出鳥友提供的台南灰伯勞鳥照片,這隻伯勞鳥經過5天的麵包蟲誘拍餵食之後,原本豐盈的羽毛變得凌亂不堪。

徐仁修則在貼文下方澄清,他本身不會餵食鳥類,他只是提到很多人私下有誘拍行為,希望促成理性討論,「因為疫情,我今年重新觀察台灣大自然,發現了這個問題,想討論有沒有更好的方式罷了。」

徐仁修:希望將餵食這件事攤開來審視

徐仁修受訪時表示,他長年待在國外,今年因為疫情,他才重新觀察與拍攝台灣生態。進而發現,台灣有很多野外攝影人士,會用鳥音或餵食方式讓鳥現身,「雖然國家公園都說不能餵食,但實際上沒有人在管理,只是立一個牌子,沒有什麼意義。」

徐仁修認為,既然法律無法確實阻絕鳥類誘拍,那能不能有管理單位、專家,告訴這些攝影人士,不要亂餵食這些鳥類不當食物。他強調,希望愛鳥人士可以將餵食這件事攤開來審視,討論哪些事可以做,那些完全不應該做。「如果你不討論,那大家就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那有比較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