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境檢疫眾生相 台灣經驗登上紐時
【中央社紐約24日專電】 2021/02/26

2019冠狀病毒疾病大流行後,嚴格防疫的國家要求入境旅客檢疫。紐約時報今天報導多名旅客檢疫時如何度過枯燥日子,並分享台裔導演李立磐在台北入住防疫旅館的見聞。

報導寫道,這些旅客檢疫時沒有舒適生活,也不像夏威夷考艾島(Kauai)和英屬維京群島等地的「度假村泡泡」,旅客等待新型冠狀病毒檢測陰性反應結果時,能相對自由地在寬廣的度假村中漫步。

報導中的旅客體驗到典型檢疫生活,也就是每天被關在房間中長達兩週,而且需要自掏腰包。以澳洲新南威爾斯州為例,一名成人檢疫兩週價碼為3000澳幣(約新台幣6萬2000元),一家四口檢疫兩週費用上看5000澳幣。

除台灣、澳洲外,紐西蘭、中國、突尼西亞等國也都在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要求入境旅客住進防疫旅館,而且入境要有具說服力的理由,包括探望生病的親人、「必要」出差或永久移居。

多數人都接受疫情下跨國旅行帶來的不便,及檢疫期間無可避免的幽閉恐懼症。養成類似正常生活的規律作息雖能產生舒適感,這些旅客仍渴望與人互動、呼吸新鮮空氣、品嚐多樣食物。

對疫情爆發後習慣在家上班的人來說,入境檢疫似乎沒什麼大不了。拍過短片「別逞英雄」(Don\'t Be a Hero)、以舊金山為家的李立磐(Pete Lee)飛到台灣工作並探親時,就不擔心入境檢疫。

李立磐抵台後入住台北路徒行旅,檢疫到第8天,他坦承初次聽聞檢疫兩週規定時有點太過自信,「我原本每天待在舊金山公寓裡22小時!結果這體驗出乎意料緊繃,少了外出那2小時差很多」。

報導寫道,檢疫生活過得如何,很大一部分取決於防疫旅館和旅遊目的地。有些地方允許旅客選擇防疫旅館,有些則在旅客抵達後指定。李立磐能從台灣政府提供的名單自行挑選並預訂防疫旅館,名單列有旅館地點、價格、房型及是否有窗戶。

入境澳洲與紐西蘭則無從選擇,飛機落地後乘客被集體載到有空房的防疫旅館,他們大多不知道巴士開往哪裡,直到停妥才知道旅館長怎樣。

檢疫日子枯燥乏味是一大考驗,靠工作打發時間是解決辦法之一。美國計劃生育協會(PPFA)資深總監謝泰然(Tait Sye)去年11月從華府飛往台北,在瀚寓酒店檢疫時,他多數作息配合美國東岸時間,從晚間10時工作到隔天上午6時。

每天三餐既能提醒時間流逝,又能打破單調的乏味感,變成檢疫生活非常重要的部分。

謝泰然在台北從防疫旅館附近的餐廳訂餐,發現食物品質差距很大。讓他留下好印象的是甘牌燒味的米其林星級餐點、以火雞造型紙盒點綴的貼心感恩節晚餐,有次訂到糟糕透頂的披薩則令他不堪回首。

為了解悶,旅客檢疫時常用社群媒體與人互動。臉書(Facebook)上有不同地區的防疫旅館社團,成員分享用房內熱水壺煮蛋、用熨斗「烹飪」的訣竅,讓苦悶的旅客有種歸屬感。

李立磐檢疫時則用語音社群平台Club house主導拍片溝通,並花時間玩交友軟體Tinder,認識一名在台北另一家旅館檢疫快結束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