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釋憲國、民兩黨各有盤算
2020/07/15

七月初立法院在藍營立委抗爭中通過《農田水利法》,依該法全國農田水利會暨財產將由「公法人」改制為公務機關,所屬財產也收歸國有。首長也就是會長,根據去年一月通過的「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修正案」規定,自今年十月一日起改為官派,究竟是民進黨政府為農民謀福利,方便日後調度農田水利資源,或是另有盤算,令人霧裏看花。

至少這樣的改制已引發全國多數農田水利會的不滿,部份水利會組成「農田水利自救會」與國民黨立院黨團赴司法院聲請釋憲,主張《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違反憲法第十五條之工作權與財產權,對於《農田水利法》實質內容部分,俟該法正式公布後再另行處理,極可能也提起釋憲案。

臺灣農田水利的組織,最早可以回溯到清朝統治時期,在巡撫沈葆楨等人來台開展建設後才有農田水利建設雛形,隨著臺灣人口增加、糧食需求增大,民間自主開通水道,並形成最初步的水利自治組織。也由於台灣的農田水利建設初始即由民間自治管理,就算在日治時期,日本殖民政府興建好桃園大圳、嘉南大圳等之後,仍然將其交由當地的水利自治會管理。

正因為農田水利組織長久以來都是以自治方式管理,水圳、水渠與水道也多半是農民為灌溉自己農田而提供自己的私有土地供使用,所以遇到問題便可以自主維護,如果農田水利組織變成公務機關,可能會嚴重影響維修的效率。因其特殊性,所以李登輝總統時期便將水利會這個民間組織定位「公法人」,賦與自治權,大法官解釋第518號有案可稽。

所謂公法人係依據公法設立而具有公法上權力能力的行政主體,亦即有資格以自己名義享受公法上權利、負擔公法義務者。公法人種類包括:(1)國家;(2)地方自治團體的公法人:係就自治事項有制定規章並執行之權限,且具有自主組織權,得為權利義務之主體。例如:台北市。

其他公法人:係指依法設立之團體,其構成成員資格之取得具有強制性,而且有行使公權力之權能,得為權利義務主體者;而目前我國法制上只有「農田水利會」是具有此類公法人身分。

農田水利會長期由地區人士管理,難免導致「人和」的問題,這種人的因素比「水源」的管理更加複雜,也就是所謂的「被派系把持」。多數地區發現許多排水、灌溉的問題,地方政府與水利會之間都無法有效溝通。

目前農田水利會功能有些己經變質,例如在都會區的水利會,管理的區域內可能沒有幾座田地,結果根本不是在管理水資源的利用,幾乎都只在處理不動產問題而已,早失去原本的功能。導致都會區的水利會沒有農地可管卻越來越有錢,倒是基層的農民卻發生「無水可吃」問題。

民進黨立委雖然堅稱這種改制是種「升級」,可剔除過去農田水利會的積習與弊端,並且幫助整合水資源、善用資金,但是仍未說明這些大部份是私人農地的水圳、水渠與水道應該要如何處理?是否要進行徵收或價購?農田水利會變成政府公務機關,是否會成為酬庸機關?前一陣子,民進黨傳言要把二級公務機關首長改列為政務職位,會讓人不得不連想到酬庸問題。

雖然組織改革確實有所必要,但是民進黨政府直接將整個體制改組,真的有助改善台灣農業的現況嗎?而此項農田水利會的組織大改革,另有人質疑,國民黨從戒嚴時期,以迄政黨輪替,長期把持政權,農田水利會有資產又有選票,早成其巴結、籠絡與控制的對象,長期以來,國民黨與某些農田水利會人士早就盤根錯節、利益與共,因此每逢選舉,民進黨常常在農田水利會組織系統裏吃暗虧,並且屢攻不進該系統,最後想出釜底抽薪之計,將整個體制改為公務部門,以絕後患,《農田水利法》在立法院通過之後,國民黨立院黨團嗆聲要與部份農田水利會組成的自救會把《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告上憲法法庭,其中或許不無此項因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