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中國共產黨有「塔西佗陷阱」嗎?
2020/07/02

中國共產黨總書記習近平二○一四年在河南蘭考縣考察發言時,引用了「塔西佗陷阱」這一術語。總書記當時把塔西佗陷阱定義為:「當公權力失去公信力時,無論發表什麼言論、無論做什麼事,社會都會給以負面評價」。距今六年後,揆之現在中國共產黨統治的中國,在國際社會秩序裏,似乎面臨「塔西佗陷阱」,實為始料未及。

習總書記當時曾警告:「我們當然沒有走到這一步,但存在的問題也不可謂不嚴重。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就會危及黨的執政基礎和執政地位」,這些警告是對中國共產黨員、對中國國內而言,想不到「塔西佗陷阱」未發生在國內,卻疑似發生在國際社會上。「塔西佗陷阱」的本意究竟是指什麼?依現在的政治學延伸的定義,是指一個組織、機構或部門,一旦失去公信力,那麼它所做的任何事情,社會均給予負面評價。新冠病毒的武漢肺炎最初發生在中國的武漢,這是國際人盡皆知的事情,中國共產黨深怕遭譴責與索賠,爆發初期不停掩飾、隱瞞,導致疫情傳遍全世界,迄今染疫超過一千萬人,死亡逾五十萬人,中共還到處甩鍋,指稱武肺病毒是美軍到武漢參加軍人運動會帶到武漢的等等,後來中國醫療機關證明美軍並未染肺炎而自己打臉。接下來,中共公布的染疫人數被蓋牌,等同中國疫情沒有外人知道,偶而從媒體得知有些香港等醫療專家依疫情狀況研判,單就武漢一地染疫人數在二百萬人以上,而中共公布僅二十萬人左右,又從網路上零星訊息暴露武漢死亡人數至少是中共公布的三十倍以上。僅以疫情而言,中國共產黨已失信於國際社會,所以各國一再要求中共開放國際醫療專家進入中國武漢調查武肺起源均被拒絕。

原來中國共產黨抱著主宰世界的雄心壯志,利用其國際統戰大外宣暨利益輸送,掩飾其稱霸野心,正逐漸往其目標前進,但是天降冠狀病毒的武漢肺炎,對西方國家當頭棒喝,有些西方國家就驚醒過來,看清中共隱藏的熊心豹子膽。

中共國際統戰大外宣是學習自國內與中國國民黨長期鬥爭的經驗,即給予對方好處或收買國際媒體,為其宣傳,以建立其良好形象,例如強迫英國某出版社不得刊登臺灣學者研究論文,否則將不准其刊物在中國發行,又對不屈服中共意志的外國報社派駐中國記者加以驅逐出境。

中共在國際政治上,也是用利益輸送,對各國政治人物明的用各種基金會等方式支助給對方,暗的給政治人物親友利益,以供其驅使,例如澳洲就公布中資企業資助該國議員,最近澳洲國家安全局以涉嫌與中共勾結的罪嫌搜索另一名國會議員。中共在國際經濟上,以高價併購外國科技或能源企業,或以中資企業上市方式,給予特定人物利益,例如美國紐約華爾街股市,很多人均得到中資企業到美國上市的龐大利益,其他國家的股市當然也不例外。

有些國際媒體指稱中國共產黨統治的中國並沒有「塔西佗陷阱」,因為中共公權力失去公信力之後,只有做壞事,並沒有做好事,所以不配稱為「塔西佗陷阱」,但是回顧中國改革開放以來,養活了十四億人民,令人民免於饑餓受凍,應該也算是好事吧?但是因為禁錮人民思想,以民族主義、愛國主義培養仇外心理,所以好事也變壞事,至於說在國際上,中共利用中國廣大勞動力為全世界人民提供廉價日常用品,就勉強冠以「塔西佗陷阱」,讓中國共產黨自我安慰一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