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台灣留才路 莫等鳳凰花開時
2020/07/14

鳳凰花開的七月畢業季,正是許多學子尋找未來出路的開始,不論是要繼續升學進修或步入職場就業,都將面臨人生中的一大抉擇。當全球經濟大衰退,疫情影響復甦速度的同時,台灣更應創造新的經濟環境,打造惜才留才的創新願景。

首屆由美國在台協會、立法院數位國力促進會與經濟部共同合辦的「人才循環大聯盟(TCA)白皮書」發表會中,總統蔡英文致詞談到人才培育,表示要強化雙語與數位技能,讓台灣人才在全球化時代脫穎而出,並強調政府非常重視白皮書的建議,希望把台灣打造成國際人才中心,且因全球供應鏈目前正在轉移,台灣應做好準備,扮演關鍵性的角色。

這項台美共推的人才循環白皮書發表會,將台灣轉型為「國際人才中心」列為一大主軸,蔡總統也希望國發會能參考及善用這些建議,國發會主委龔明鑫也表示,將盤點白皮書內容並鬆綁制度,提供額外誘因吸引國際人才,若涉及修法也將盡快啟動,最快在立法院下個會期就會提出。

「誘因」的確是吸引全球國際人才的一大動力,這一點也正是台灣近年用人留人的盲點與隱憂。台灣人才受「誘因」大量出走,未嘗不是國外提供的薪資、資源及條件高於台灣,而這些正是吸走許多台灣人才的重要因素之一。

人資界近年在實務上觀察到一個現象,台灣人才赴海外工作成長的趨勢,年輕族群已愈來愈多,其中南漂赴東南亞的人數成長相當快速。由於東南亞有許多企業是由中國大陸轉移進駐,其中包括中資企業及台商,重要職務徵才的語言,除了英文外,大多仍以中文為主,其中職缺最多的是客服,這部分的職缺雖非高階要職,但只要中文流利且態度親切,起薪多會高於台灣。

長期低薪是造成台灣人才外流的關鍵因素,多年來台灣企業給予員工的薪資程度,已跟不上國際水準,再加上包括企業國際化、投資及工作時數、相關福利與預期有相當大的落差,而股東權益占比增高,薪資福利及研發行銷投資比卻不斷縮減。單就低薪一項,就足以將人才往外推,又談何留才留人?

台灣留才路莫等鳳凰花開時,有人形容「低薪悶經濟」是近年台灣人才出走海外的現實寫照,後疫時期全球經濟低迷,台灣自然也無一倖免,畢業新鮮人的求職之路也將更加嚴峻。只是經濟發展直接影響就業市場,只要台灣經濟持續陷於停滯,人才出走的幅度就會持續增加,要將台灣轉型為「國際人才中心」值得期待,但現階段來說,恐有一大段距離要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