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税真改革 全民大觉醒(29)国税局凌驾司法 台湾法治生病了
【文/林芯莹】 2019/01/10

▲太极门弟子长期承受乌龙税灾的痛苦煎熬,78岁阿妈和孙女相拥而泣,对记者控诉国税局非法对太极门课税查封拍卖道馆。
真理大学法律系吴景钦教授∶「犯罪所得,用没收;如果不是犯罪所得,就用课税,这是不能两立的。」他(侯宽仁)在侦查过程中,在判决确定前,就把讯息透露给税捐机关去查税,这个事实上很矛盾,同时也违反「一行为不二罚」。「如果说一个行政机关,可以不尊重刑事确定的判决,自己在那边查,真的不晓得所谓的法治国家到底是什麽意思?」虽然说三权分立,但是司法权一定是最高的,尤其是判决已经确定的,行政机关恣意去否定法院的判决?!我们号称「人权立国」真的不晓得是什麽意思?「太极门案件凸显的,绝对不是个案,如果这个问题没有解决的话,到时候可就不是千滴泪,是千古怒、万古怒。」

怒!敬师礼,被官员用来诬陷我师父!

太极门受函查弟子代表唐春有∶「财政部诉愿委员会五次撤销课税处分,每次都要求国税局查明敬师礼的性质,不是查明金额。」国税局竟然在发单五年後才开始调查,发了函查表,我们每个都讲赠与,结果他们把函查表藏起来,欺骗财政部诉愿委员会,中区写在公文上面说我们只有5个人赠与,台北国税局说我们9个人。「这边明明至少有30个人站在这边,还在欺骗我们,还睁眼说瞎话。」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还有最高行政法院,看了我们的函查表,判决认定敬师礼就是赠与,所以当时也判国税局输。再来,监察院也看到函查表,做出调查意见,也说我们敬师礼是赠与,结果他们(国税局)回覆监察院的公文上面说什麽呢?说我们没有一个人说是赠与!「政府不是应该要保护人民吗?为什麽变这个样子呢?」

「太极门没有会员,也没有什麽学员,也没有老师,就只有两个字,师徒!」「就算要课税也是课我,课『赠与人』,不是课『受赠人』,而且一年只要不超过一百万,那个时候是一百万,关他们什麽事?凭什麽来认定我跟我师父之间的赠与关系?」

「这十几年来,我们太极门弟子,非常非常痛苦,当初包个敬师礼赠与给我的师父,变成这些官员用来诬陷我师父的罪证!我们每一个人都痛苦,暗夜悲泣,每个人泪都已经流到不能再流了! 」

揭开财税黑箱 谁偷藏函查表?

立委田秋堇∶诉愿委员会五次撤销课税处分,要求国税局要去调查敬师礼的性质,结果函查表都说是敬师礼,但是国税局却隐匿,没有把这个交给诉愿委员会!!

立委康世儒∶你们(财税官员)执意把证据说只有9位,现在人都在这里,资料提供给你看,满地都是,你们明明知道已经是错的,还要一味的错下去,这样不好。

立委罗淑蕾∶太极门弟子都愿意站出来讲话,这才是实质证据。200多位受函查的这一群人,都愿意站出来说,当初是用跪著拿给师父的,是一个敬师礼。「假如太极门的案子没有解决的话,根本租税就没有人权了!」
国税局开单五年,税单被撤销五次之後才依诉愿撤销意旨进行调查,函查结果已经证明敬师礼是赠与,却将函查回函隐匿,不但没有依法提供掌门人夫妇辩明,更没有提供诉愿会及台中高等行政法院审酌,甚至拒绝代理人阅取函查表相关资料,严重侵害人民受宪法保障之诉愿权及诉讼权,更侵害诉愿会和行政法院依法调查审理之职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