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税真改革 全民大觉醒(64) 整肃案件(五) —箝制自由 优良教师人间蒸发
【文/张森】 2019/09/07

1996年侯宽仁检察官大动作搜索全省太极门道馆及部分太极门弟子住处共19处,有人忽然人间蒸发。曾获优良国小教师的太极门弟子彭师姊就是受害者,她产後七个月就整整失踪7日,家人心急如焚四处探听,透过其任职之学校函查,才接获检察官函覆人被收押,事後发现当时有人伪造她签名之羁押通知单。

彭师姊在2009年获国家冤狱赔偿时,接受采访谈到,她在无任何人指控下,住家被搜索并遭收押禁见。她莫名被收押28天後,才首次被传讯,侯检察官第一句话就说∶「我知道奶是清白的」,却不顾她苦苦哀求,要回家照顾7个月大的幼儿,以及行动不便的婆婆。将她收押禁见长达40天,明显以押逼供,甚至在交保当天还威胁她「出去之後不要乱讲话」!监察院调查後确定「检察官讯问被告时,未依法通知其辩护律师到场,侵害当事人权益」、「检察官提讯彭女之处所均在检察署五楼之会议室,其舍侦查庭不用而就五楼会议室开庭,极易引起当事人疑虑,有损检察官公正执法形象」。侯检察官明显违法滥权,严重侵害人权,既然知道人是清白的,还继续羁押,且将无罪推定原则抛诸脑後┅┅。

当年两位太极门弟子只因接受媒体访问即遭到违法搜查、问讯,在出版界担任高阶主管的文师姊,职场遭打压,家人不谅解,导致旧疾复发,不久就往生了。除了高压箝制言论自由,侯宽仁检察官还侦查大公开,释放不实资料,导致4个月侦查期间四百多篇不实报导(平均每日3-4篇),造成社会大众对太极门的错误印象,以各种方式迫害及打压太极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