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稅真改革 全民大覺醒(76) 台灣法稅暴力(3)—官官相護掩護加害者 監院也遭罷凌
【文/李樹】 2019/11/16

91年監察院自動調查,認定侯寬仁檢察官偵辦太極門案違反正當法律程序,嚴重侵害人權,詳列其涉犯違反偵查不公開、違法搜索、違法凍結資產、僭越職權,命各縣市政府對各道館封館、嚴重違反科學辦案、戕害司法威信等多處違反刑事訴訟法相關規定,嚴重侵害被告之權益、戕害檢察官公正執法形象等八項重大違法,並移送法務部從嚴究責議處,且認定起訴書與證據資料扞格矛盾,據以提起公訴,不符證據法則,侯寬仁也自承未予調查,就草率起訴;也承認其起訴後自行發函內政部、縣市政府解散太極門,或予以斷水斷電,均未經簽奉該機關長官核定;更自承係依證人片面之指述,即將掌門人夫婦名下所有不動產均予扣押。

監察院調查完竣,就已經確認侯寬仁的犯行。法務部應該直接懲處,卻以「等本案判決確定後,再依法查明辦理」為藉口,拖延懲處;待96年7月13日司法判決確定後,法務部和高檢署竟宣稱「96年6月18日前未懲處,就無法追究」。實際上,在這所謂的十年時效屆滿日之後,高檢署在96年10月30日、12月17日,以及97年2月22日、3月6日仍持續傳訊掌門人夫婦及太極門弟子陳調欣等人進行調查;法務部更在97年3月11日發函表示,高檢署仍在調查侯檢察官的違法,顯示侯寬仁處於被偵辦中,顯見「時效屆滿」乃規避懲處的託詞。法務部官官相護,操弄懲戒時效,遭監察院直指衝撞五權憲政體制而予糾正。

國家暴力的人權迫害沒有追訴時效之限制,此為國際人權觀念,然而我國時效制度對人民、對官員卻有兩套標準,只會限制人民而保護官員?深入研究過太極門及江國慶冤死案件的真理大學吳景欽教授指出,針對結構性的殘害人權犯罪,往往受限於既有的法律框架而無法訴追,而主張應依羅馬規約第29條之規定,殘害人權的犯罪,並不適用追訴權時效的規定。否則這些手沾血腥的公務員,可以躲在國家機器之後,而來免除一切的刑事歸責,並仍繼續享受全民的供養,更使犯罪者得以逃脫正義的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