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稅真改革 全民大覺醒(72) 整肅案件(十三)—冤上加冤 偵查案再告14人
【文/張森】 2019/10/26

86年4月偵查結束,侯寬仁誣指太極門是補習班,將同一筆捏造金額,一面認定為詐欺所得應予沒收,一面認定為補習班學費收入及營業收入,移送國稅局違法強徵課稅,讓太極門同時遭受刑事、稅務的追殺。

提起公訴後,侯寬仁指揮調查局及台北市調處進行第二波偵辦。同年4月19日在媒體公布,其「自動檢舉分案將太極門各道場14名『分舵主』列為被告」。然而,根本不存在「分舵主」,遭其列為被告的太極門弟子,都只是熱心助人的義工。長達一年,侯寬仁既未起訴,也沒簽結,令人懷疑他在查無犯罪實證之下,恐遭議論,因此擱置。直到87年5月突然有28位號稱自救會成員對這14位遭侯寬仁列為被告者提起自訴,侯檢因而將偵查案簽併到此自訴案,而解決手上延宕一年的燙手案件(依89年2月9日修正前刑事訴訟法第323條第2項規定,在偵查終結前檢察官知有自訴者,應即停止偵查,將案件移送法院)藉此幫自己解套。

更駭人聽聞的是,侯寬仁竟然利用職務之便,將太極門公訴案件中,掌門人親自撰寫之聲請調查證據狀及其他有利證據,違法藏匿於自訴案。讓人懷疑其自動偵查分案另有企圖,為了藏匿有利掌門人之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