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稅真改革 全民大覺醒(60)整肅案件(一) 政府有鬼 眼神陰影檢察官鬼心證
【文/張森】 2019/08/10

▲99年時任立委田秋堇播放侯寬仁接受電視採訪的影片,質詢法務部長,直指檢察官用眼神判斷是不是要起訴,台灣永無寧日。
4個月的偵查期間,侯寬仁不但操弄媒體誤導大眾,未審先判,最後更於起訴書上以違反科學證據、無比荒謬的「養小鬼」污名,徹底將太極門「妖魔化」。無數太極門弟子飽受社會歧視、職場霸凌,連小學生也被老師、同學嘲笑,不敢上學。甚至因為新聞誤導,造成親友誤解、夫妻失和等人倫悲劇。

「養小鬼」寫進起訴書,侯寬仁有何企圖?又有何證據?他在86年4月15日起訴,4月16日將起訴書公布給媒體,危言聳聽程度引起各界譁然。次日,侯寬仁才指揮調查員兵分四路到太極門大安、南港、樹林以及高雄等四個道館搜索找證物,先射箭再畫靶,檢察官可以違反程序辦案?先起訴,再蒐證,再偵訊?
侯寬仁親自在南港道館查扣一把「桃木劍」,公開聲稱將提供法院作為「養小鬼」證物。直到4月17日下午,侯檢察官才首次訊問掌門人是否有「養小鬼」?掌門人回覆:「沒有」,但已無實益,因起訴書早就在媒體大公開。

中華民國史上第一位將「小鬼」寫入起訴書的侯寬仁檢察官,86年5月5日接受TVBS電視台「新聞百分百」節目的訪問,竟自承「我從他的眼神裏面看到一絲,閃過一絲的陰影,依我們辦案的直覺,就是說認為他應該有養小鬼。」更荒謬的是,那把舉國震驚的「桃木劍」,最後卻完全失去蹤影。全案無罪確定之後,代理人申請返還證物,台北地檢署卻怎麼也找不出這把桃木劍。要證明起訴罪名的證物,竟然不翼而飛,如果這不是陷害,什麼才是陷害?

多年來,太極門師徒堅持正義的努力,逐漸化解外界誤解。99年4月8日時任立委田秋堇(現任監察委員)在國會殿堂播放侯寬仁的前述訪問,並質詢法務部長,直指檢察官用眼神判斷是不是要起訴,台灣永無寧日。

美國知名人權律師暨前總統柯林頓的法律顧問,同時也是希拉蕊家族民主黨機要小組的核心委員暨美國費城天普大學法律系教授肯尼斯•雅各布森(Kenneth Jacobsen)表示,研究太極門冤案近2年,從未見過任何一個案子如此不遵守正當法律程序。在文明社會中控告別人養小鬼,人們應該去懷疑檢察官是否精神正常!在任何法庭上,如此可笑的指控都不應受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