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司法節特輯_如何建立一個民本位的台灣人權社會
2021/01/16

▲張靜(台灣陪審團協會副理事長、律師)
孟子云:「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有了人民,才需要建立國家,才需要有個國君代表政府來治理人民,因此,人民才是國家的主人,這是二千多年前的民本位思想。民國二十四年一月一日公布施行的刑法第一四○條侮辱公務員或公署罪,這種刑罰所彰顯的威權體制,經常成為公權力挾持人民言論自由的幫兇、利器,亟待廢除。例如,被員警逮捕暨拘禁在分局的被告吳某,以電話委託陳律師當辯護人,律師趕往警局與被告簽了委任狀。

律師向承辦員警要求與被告面談,卻被員警百般刁難,最後陳律師生氣地說:「他媽的,聽不懂是不是?」員警馬上說:「你侮辱公務員…妨害公務辦案。」律師被當場逮捕隨後移送地檢署,經檢察官起訴,法院二審判陳律師二十日拘役,得易科罰金定讞。

警察怠行職務執法不准律師在分局接見涉案被告,違法情節極為明顯,沒有任何責任,律師在生氣之下動怒?被判了罪,這合情合理嗎?警察的公然違法,明顯侵犯律師職權之行使與被告之刑事人權,陳律師的不滿表達,不該受言論自由的保障嗎?去年九月十九日法稅改革聯盟黃姓志工媽媽在路邊舉牌,質疑執行署官員在太極門案領了多少獎金?被員警違法逮捕、拘禁,還有執行署新竹分署、宜蘭分署先後違法濫權對太極門及陳青旭的財產為行政執行,一而再地看到公務員肆無忌憚的違法濫權,人民似乎毫無制約之方法,為何沒有相應的刑罰可加諸於其等之身?在法治需要大破大立的今天,除了廢除刑法第一四○條,建議刑法第一三一條之一增設,公務員在依法執行公務時,逾越職權或怠於為職務之行使,侵犯他人自由或權益者,須明確量刑及罰金,才能讓公務員依法執行公務時,既能不濫權也不怠權,更不能隨便冠其主人侮辱之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