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稅真改革 全民大覺醒(60)整肅案件(一) 台版蓋世太保? 抄家滅門濫權無止境
【文/李樹】 2019/08/10

▲民間呼籲政府平反冤案,今年123自由日,不少稅災戶遺族捧著先人遺照,高舉「不信正義喚不回」白布條。
納粹德國時期,成千上萬人未經法律程序被蓋世太保送進集中營,這群秘密警察擁有「預防性逮捕權」。台灣也存在這樣的「蓋世太保」嗎?完全不受法律約束,恣意整肅異己?

僭越職權三道命令 抄家滅門迫害太極門

86年4月18日案件移審台北地方法院,侯寬仁迫害太極門的行動一波波展開,竟然僭越職權,擅自違法發函內政部,誣指太極門為邪惡宗教團體,要求解散太極門。嗣後又發函全省八個縣巿政府,「命令」解散太極門。第三次又違法發函給台北巿、台北縣政府工務局,直接要求對太極門斷水斷電,貫徹執行他的「解散命令」。兩個月內急下三道命令,要迫使太極門無法運作而滅門,嚴重侵害憲法及公政公約所賦予人民集會結社之自由。
針對侯寬仁濫權違法封館指令,太極門師徒承受莫大壓力,經過一次又一次的行政救濟,終於在88年9月9日全部撤銷。

非法偽證強奪民產 國稅局、檢察官聯手陷害

解嚴後,刑、稅被當作整肅工具,侯寬仁堪稱箇中高手?刑法明定一事不兩罰原則,他明知故犯,還涉及捏造偽證。

侯寬仁在偵辦太極門案111天後,傳訊未曾對太極門實質調查的國稅局稅務員史越生作偽證,誣指太極門是補習班、涉嫌逃漏稅。針對史越生指控,侯寬仁竟從未訊問掌門人夫婦予以說明之機會,就直接於起訴書中引用其不實證詞,做為違反稅捐稽徵法及逃漏稅之唯一證據,提起公訴,甚至無視帳戶餘額僅61萬餘元之事實,直接將其虛構捏造的天文數字,同時指為詐欺所得及補習班學費和營業收入,一面請求法院依法沒收,一面又移送國稅局強徵課稅。同一筆金額,怎麼可能同時沒收又要課稅?更何況,太極門不是補習班,更不是營利事業單位,帳戶金額根本沒有任何一筆補習班學費或營業收入!

國稅局先由稅務員史越生配合作偽證,然後侯寬仁據不實證詞作為逃漏稅唯一證據起訴之後,國稅局接著又以起訴書資料作為課稅的唯一依據,聯手陷害,搶奪民產!

檢察官亂箭齊發 國稅局量身定靶

起訴書只是待證事項,依法不能當作證據。政府內部有鬼,荒誕不經也照樣被「非法掩護」。國稅局無視起訴書捏造不實事證及金額,且將同筆不實金額指為補習班學費及營業收入,又同時指為詐欺所得,乃亂箭齊發,嚴重矛盾;既未依照行政訴訟法第177條的立法精神,等待刑事法院判決確定所得性質,也沒有給當事人說明的機會,更無依職責進行調查舉證,僅憑起訴書所捏造的不實事證、不實金額,就誣指太極門為補習班,並於86年違法發出稅單。

23年來掌門人夫婦發函25次詢問國稅局,認定太極門為補習班之法理、證據為何?金額如何計算?卻從未獲得回覆。太極門弟子亦上萬次以信函表示贈與掌門人敬師禮之事實,明明就是「贈與」的行為人、當事人,然國稅局卻以太極門弟子並非當事人為由,拒絕答覆!嚴重侵害人民自由意思表示及自由處分財產的權利!

縱使補習班之中央最高主管機關教育部於86年、88年二度以函文表示太極門不是補習班,89年又於立法院公聽會公開表明「太極門的的確確不是補習班」,然國稅局霸凌教育部,只信奉起訴書,堅持以補習班名義違法課稅,為侯寬仁所射出的亂箭,釘置血紅靶心!

「不信正義喚不回,真理公義終彰顯」是含冤待雪者持續奮鬥的信念,政府理應保護人民,豈能讓公權力成為迫害人權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