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經知常、歷久彌新的孫中山孝道觀
【周家華】 2019/10/12

中華文化以儒家倫理道德為核心

「天下之大根本,人心而已矣,天下之大肯棨,提醒天下之人心而已矣」,中華文化是以儒家的倫理道德為核心,而孝道精神則是其具體的內容。孝道思想,雖然起源甚早,但在周代禮壞樂崩之後,或已逐漸式微。就在此時,儒家的導師-孔子,為匡正人心,重振孝道精神,遂提出人心共有的「仁」的概念,為傳統孝道找到合理的、普遍的人性根基,賦予孝道新的生命。而我國歷朝歷代不論在治世如漢武帝、唐太宗之時,或在亂世如五代十國、南北朝之時;不論在漢人的正統王朝如宋、明之時,或在蒙、滿族建立的朝代如元、清之時,為政者咸能秉持「以孝治國」的理念,並透過尊老養老的仁政表現,發揮澄清風俗、教化萬民的功能。

身體力行忠孝傳家及敬老尊長

及至近代,創建中華民國的國父孫中山先生,承繼中華傳統優良家風,勤簡節約、不置家產、事親至孝、盡粹國事,人稱公僕大總統,對於中華文化「忠孝傳家」及「敬老尊長」傳統,不僅身體力行、垂範百世,並且是以「取其精華、去其糟粕」的態度:「我們固有的東西,如果是好的,當然要保存,不好的才可放棄。」推陳出新的以適應民國需要。例如其在1994年的民族主義第六講中就曾愷切指出:「我們在民國之內,照道理上說,還是要盡忠,不忠於君,要忠於國,要忠於民,要為四萬萬人去效忠。」又說:「講到孝字,我們中國尤為特長,尤其比各國進步得多。孝經所講孝字,幾乎無所不包,無所不至。現在世界中最文明的國家,講到孝字,還沒有像中國講到這麼完全。」因此,「國民在民國之內,要能夠把忠孝二字講到極點,國家便自然可以強盛。」過去「國家雖亡,民族還能夠存在,不但是自己的民族能夠存在,並且有力量能夠同化外來的民族。所以窮本極源,我們現在要恢復民族的地位,除了大家聯合起來做成一個國族團體以外,就要把固有的舊道德先恢復起來。有了固有的道德,然後固有的民族地位,才可以圖恢復。」而此處所指的固有道德,「首是忠孝,次是仁愛,其次是信義,其次是和平。」而且「要求取和平,必先講究信義;要講究信義,必先要能仁愛;要能仁愛,必先盡其忠孝;不能盡其忠孝,一切都是空談。」

這種重視「令有緩急、物有輕重」的做人處世、立身行道之基本原則與「孝經」中所說的:「父子之道天性也,君臣之義也。父母生之,續莫大焉。君親臨之,厚莫重焉。故不愛其親而愛他人者,謂之悖德;不敬其親而敬他人者,謂之悖禮。」之本質,乃至於「大學」中所揭示的:「物格而後知至,知至而後意誠,意誠而後心正,心正而後身修,身修而後家齊,家齊而後國治,國治而後天下平。自天子以至於庶人,壹是皆以修身為本。其本亂而末治者否矣;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之精神,不只一脈相承、交相輝映,尤其能穿越時空的彰顯中華文化以人為本的價值。

用實際作為彰顯忠孝節義精神

抑有進者,「上有好者,下必有甚焉者矣。」「君子之德,風也;小人之德,草也。草上之風,必偃。」上行之,下效之,是自古以來匡正風俗、治理國家的重要舉措。關於以人為本的中華文化,孫中山更是用有行動力的、有感染力的實際作為,來彰顯其中的忠孝節義精神。此點,我們可以從其電發、核覆、撰寫和頒布給與他共謀民主共和事業的同志盟友之函電、公牘、雜文與人事命令中,鮮明的體察其動人心弦、感人肺腑的擅場發揚:

1920年粵桂戰爭爆發,孫中山正在組織力量討伐桂系軍閥,需要取得湖南方面的支持,該省慈利縣溪口鎮鄉親稱為「王春夫子」的王育寅(又名王春初)毅然表示擁孫。孫中山特於該年8月電發「復王春初告派于若愚面商軍事函」表示:「手書誦悉。執事墨絰興師,報仇雪恨,古稱孝勇,復見於茲:更以為國為湘之念,剖布丹忱,共襄大業,尺書遠到,感慰交并。」

1922年孫中山憂心「年來人心陷溺,正義銷沉,北京狐鼠所怨,尤屬暗無天日,誠賴有正大光明之言論機關,為之摧廓。」然組織西北護國軍、草擬「討袁世凱檄文」的景梅九仍允籌助辦報經費,因而孫中山於該年10月11日特電「復景梅九允籌助辦報經費函」表示:「惜吾黨以時勢關係,常置重軍政方面,於宣傳事業遂少注意,殊多憾焉。今兄獨能於困苦之際,樹赤幟於幽都,佩慰曷可言喻,正應力助,以展鴻猷。惟刻值財政奇窘,無法可籌,一俟稍有機緣,即當盡力,以副厚望。太夫人倏爾仙逝,痛悼同深,尚希守移孝作忠之訓,為國節哀。」

從以上二封函電觀察,無論是王春初對討伐桂系軍閥的支持,或是景九梅對革命辦報經費的允籌,孫中山概以「古稱忠勇」、「移孝作忠」的捨小孝而盡大孝、行大孝而護國家的傳統道德精神,來表彰其為國為民能永享幸福所作出的貢獻。

1924年海軍練習艦隊司令潘文治丁憂懇予假在家守制,孫中山獲悉,特於該年7月16日,頒布「飭准給海軍練習艦隊司令潘文治丁憂喪假令」:「查該司令猝遭父喪,自屬哀痛逾恒,惟現值大敵當前之際,正所謂金革毋避之時,據呈前情,應准給假二十日,俾得回籍治喪,假滿仍即回部供職,勉抑孝思,為國宣力,是所厚望。」,時值國難當頭、國步艱難,孫中山囑託潘司令「勉抑孝思,為國宣力」,實屬不得不爾、移孝作忠之舉。

1924年孫中山據廣州大元帥府大本營參軍長張開儒呈稱:參軍處錄事熊陽鈺,「猝遭父喪,寸心慘斷,痛不欲生」,深體熊錄事「係出寒儒奉公勤慎,離鄉數千里,復囊空如洗,情實堪憐」,特於該年6月21日,頒布「飭大本營會計司長黃昌穀核發參軍處錄事熊陽鈺積薪俾得奔喪營葬令」,著大本營會計司長黃昌穀,逾格恩施,將熊錄事所存薪金予以清發,俾得奔喪營葬,以寄寒儒而全孝道。

1925年同盟會烈士黃文高在其彌留時遺書囑其長子炳榮:「我為種族革命殞身,惜志未償,汝當繼之以成,惟覆巢之下,安容完卵,宜速遁滬上,待機以成予未竟之志,斯為孝矣。」孫中山有鑑於黃烈士臨終不忘囑其子,有朝一日如能完成其未竟革命之志,方為對父行孝之至情至性,感天動地,特於該年2月24日,頒布「飭將黃文高殉難追贈給卹案轉行湖南省政府並崇祀烈士祠令」,追贈給卹,並崇祀入「烈士祠」。

表彰同志盟友親長之教育有功

又,對其同志盟友親長之逝世追悼,孫中山亦敬謹的發訃聞、發唁電、撰祭文、題輓聯、書碑辭,或親往悼祭、或恭讀誄文,同表泣血椎心、攀慕無已之外,更藉以表彰同志盟友親長之教育有功,讓孝子「為國盡忠、成就其大」,萬古流芳、名垂青史:

1916年孫中山與早年參加同盟會的陳去病,同遊浙江會稽時,聽聞其敘述陳母積善成德、能全大節的故事,深受感動。特於1917年1月1日親撰「陳母倪節孝君墓碑銘並序」,期勉陳君能明「顯揚父母」是為大孝的道理:「當祇承先訓,敦品立行,以達賢母之孝;堅持雅操,勿敓于邪,以彰賢母之節;毀家紓難,毋縱於欲,以葆賢母之義;親親博愛,物與民胞,以廣賢母之仁。夫如是而去病為人益用竺實,節母賢孝益以光輝,寧非顯榮其親之至計乎?」。

1921年孫中山為表彰追隨其革命建國出生入死、朝夕不離的蔣介石對蔣母之孝心孝行,並向蔣母致敬,特於該年11月23日督師桂林時親撰「祭蔣母王太夫人文」:「文與郎君介石遊十餘年,共歷險艱,出入死生,如身之臂,如驂之靳,朝夕未嘗離失,因得略識太夫人之懿行。太夫人早遭凶故,恩勤辛苦,以撫遺孤,養之長,教之成,今皆巖巖嶽嶽,為人倫之表率,多士之規模。其於介石也,慈愛異常母,督責如嚴師,裁其跅弛,以全其昂昂千里之資;……其根器之深,毓育之靈,乃知古之或不如今。」「切莫慮親老家貧,山高水長。」倘若蔣介石當年因不捨寡母,時時盡孝在側,則中國之命運必更加艱困險阻,國人同胞之苦難恐無盡也。前述孫中山所說:「不能盡其忠孝,一切都是空談」,實屬深中肯綮、歷久彌新之讜言嘉論。

1923年孫中山盟友、摯友居正之母仙逝,孫中山特於該年6月1日親臨致祭,誦讀「祭居母胡太夫人文」:「平居與我,雅談便坐,淑則懋儀,知如有賢母;母德愔愔,母教醰醰,江迴漢抱,忠義之門。時值傾覆,絕裾而走,顛沛流離,不遑回首。誰無兄弟,如金如玉;誰無父母,多壽多福。孝子之心,百年不足,乃為國家,天涯地角。」古人云:「求忠臣於孝子之門。」居正秉承庭訓,光耀門楣,顯揚父母,將孝親的家庭倫理層面,擴大到國家民族,雖然「生不視藥,死不憑棺」,但「天留郎君,安母窆窀,母而有知,庶幾目瞑。」,此乃大孝也。

除此之外,1895年1月孫中山在「香港興中會宣言」中指出:「民為邦本,本固邦寧」、「本會擬辦之事,務須利國益民者方能行之,……興大利以厚民生,除積弊以培國脈等事,皆當惟力是視,逐漸舉行,以期上匡國家以臻隆治,下維黎民以絕苛殘,必使我四百兆國民各得其所,方為志滿。」又,在1923年10月「廣東善後問題」演講中表示:「試觀歐美進步的國家,其人民之安樂為何如乎?少有所長,老有所養,……現今英美法國大抵如此。至若俄國更進步,其目的在使人人享受經濟上平等之幸福,而無不均之患。語其大成,則與孔子所謂大同相類。」在「宣言」及「演講」內,孫中山雖未直接指涉對老人議題的關照,但其對於建立一個「必使我四百兆國民各得其所」的「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的大同社會的理想之嚮往與企圖,卻隱約可見。

以仁為本養民興大利以厚民生

同時,孫中山並寄望透過此一「以仁為本」的「養民」概念之彰顯,來達成「老有所養」與「老有所終」的境界,「方為志滿」。而此種「興大利以厚民生」的觀點,不僅與「人民的生活、社會的生存、國民的生計、群眾的生命」息息相關、面面相依,在孫中山相關論著、演講中,對於國家關照老人的措施、國家財源經費的運籌、社會安全網絡的強化、國家安養老人的形式、立法保障老人的機制、老人教育機構的設置、固有養老制度的傳承、福利國家經驗的借鑑以及老人社會保險的提倡等,亦曾有過積極的關注及具體的主張。

概略言之,孫中山雖然沒有提出福利國家的名稱,但在他的想法與作法上,卻是為著全民的福利來著想,此與福利國家「冀望將人民從搖籃到墳墓都能受到國家的照顧」之意旨不謀而合。他以養民為目的,以均富為理想的民生主義,係融合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的優點,以及對我中華傳統忠孝仁愛思想的實踐,所發展出來的一種適合國情的福利思想。並期透過先進福利國家養老制度的經驗借鏡、社會安全網雛型的初步構想、國家照顧責任和國家財政支持的明確主張,以及設立專責機構、制定專門法律、開辦老人教育、建立養老保險、強調企業責任、廣闢福利財源等配套措施,將關照老人的終極目標設定在「必使我四百兆國民各得其所」的「老有所終、老有所養」的大同世界的理想上。職是之故,由中華文化的智慧經驗累積所呈現的傳統孝道精神與老人福利理念或作法,對於建構一個適合我們民情風俗的相關制度而言,確實極富思想指引的作用。

尊重老人,就是尊重我們的未來

總之,「能看到多遠的過去,就能抵達多遠的未來」,「老年」是經驗豐富、智慧成熟的表徵,「敬老」則是尊重經驗與智慧傳承的具體表現。今天我們尊重老人,就是尊重我們的未來。在我們對國家、社會投入濃烈的關懷與熱愛的同時,能否深切的思考守經知常、歷久彌新的孫中山孝道觀在今日社會的價值?能否虛心的檢討我們在生於斯、長於斯的家庭中所扮演的角色?能否重新的審視、認真的看待此種來自內心深處的孺慕孝思?能否透過「世代互助」紓緩「世代剝奪」?能否提倡「世代包容」謀求「世代正義」?誠屬我們無可迴避、必須回應的生命答卷。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當下不拿出具體的行動,更待何時!每逢佳節倍思親,又是一年九月九,謹以此文獻給全天下的長輩們,敬祝各位身體健康、萬福金安。(因篇幅限制,本文之註釋及參考資料從略)

*作者為國立臺北科技大學人文與社會科學學院教授

簡歷:醒吾技術學院校長、德霖技術學院校長、國立臺北科技大學人文與科學學院院長、行政院政務顧問、中國市政學會理事長、中國訓育學會理事長、中華民國觀光學會監事長、國立國父紀念館孫學研究期刊總編輯